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第二十四节 谋画 一_新宋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新宋 > 第二十四节 谋画 一
李一侠见我如此吩咐,只好答应着。我也想前段日子因为于朝堂上的事情关心太多,这边的产业反而管理得少了,全赖李一侠在四处主持着,方得无事。此时见李一侠提起,趁着这机会,正好谋画一下将来商业上的大计。

虑及于此,我便笑着对李一侠说:“无过兄,不必过虑。钱财本是身外之物,我于生死轮回中转过,对这些东西看得淡泊了,只要不至于饿死冻死,就无所谓钱多钱少。有多一些印书馆来竞争,于我看是坏事,于大宋来看,却是好事。日后我辈行事,依然要以今日这个规矩为准,不可以为挣钱而挣钱。”

李一侠虽是对功名很看重,却是能做大事的人,当下愧笑道:“子明公,学生还是易着相。这些利益,惭愧得很,不能如子明公看得淡然。”

我心说你要是也淡泊,我能让你做我的谋主吗?你当然得精于算计才行呀。嘴上笑道:“无过兄倒不必惭愧,多挣一点钱帛,在我辈手里,也能为大宋办一点实事,上报皇恩,下救百姓,亦是大仁大义的事情。”

李一侠点头称是。我又说道:“既是印书馆这边进账会减少,那么就得另拓财路,一是玻璃行须得及早开张,开张之后,亦学那些店子,多做传单,到时候做一些美奂美仑的器物送给皇上和朝中大臣,听到皇上和朝中诸老都用这些,这玻璃就没有不好卖的。”

李一侠是个一点就悟的人物,马上就明白我的用意,笑道:“子明公高见,到时我会着几个得力的人手去办理。”

我又说道:“印书馆那边,我们也可以卖些小纸张,就管这个叫‘报纸’,这报纸的名字就叫《汴京新闻》,这报纸上,不仅可以刊那些传奇故事连载,亦可以刊些一现时的故事,如东京哪个街坊出了贞女烈妇,哪里又有谁作奸犯科,何人因何事受到朝廷的奖励,何人在外面经商有什么奇闻趣事,凡此等等,皆可着专人四处打探,刊在报纸上印了出来。只有一条,不可攻击朝中大臣与朝政,故此得安排几个人专门盯着,每一日的报纸刊出来之后,这几个人就要仔细看看有无犯禁触讳之处,确实无碍,方可付印。若出了事,也只找这几个人顶罪。各路的分馆,亦可依此而行。”

李一侠笑道:“若依此,凡好事坏事,皆可凭这报纸流传千里,于奖掖风度也是有益的。只是这雅俗难调,也是一桩难事……”

我倒没想到李一侠会往这方面想,嘻声说道:“也就因这个流传千里,故此上凡是写的这些故事,只要有名有姓的,就定要真实。若是毁人清誉的,更不能乱说。否则会有许多官司上门,那怕了我们的,虽不敢告我们,也会暗中骂我们有损阴德。故每一件事,哪个人写的,便将哪个人的名字也一并登出来。报纸上也声明,这事与我们印书馆无干,要找麻烦,尽可以找这个写的人的麻烦,也免得有人凭空捏造故事。”

李一侠笑道:“若是如此,只怕印书馆人手不够。”

“这倒不妨,先是由印书馆派人,再请些人来一起做事,待到有了规模,便分离出来,置办一个报馆,便专门编这报纸,再交由印书馆印刷就是了。不过你寻人,须得找些有学问又谨慎点的,千万不可在这关头去讥刺新政,惹出大麻烦来。”

李一侠点头应道:“这个学生理会得,依学生意见,则白水潭书院的书生们办这个正合适,这些人多数喜欢新奇的玩意,也就有几个家伙不学无术,就爱整些奇谈怪论、蜚短流长,似是天生办这个报纸的。只是白水潭书院的人和太学里的生员们一样,嘴巴管不住自己,有了这个东西,想让他们不讽刺新政,几乎不太可能。”

我笑道:“这个你自去想办法。”

李一侠思考了一会,拍手笑道:“有了,就找几个谨慎的老夫子,每月好生供着他们,专门审查这报纸能不能出。”

我不禁哈哈大笑:“便是陈平,见了无过兄也要退避三舍。”

……二人在马车上谈论这些俗务,不知不觉,便到了我的庄园中。

此时天色已晚,那司马、二吴、秦曹五人一齐到我书房当中喝茶聊天,李一侠却去嘱人往青轩院善后了。等到他安排妥当来到书房,我才开始议及正事。

先把皇帝对司马梦求、吴从龙、秦观的封赏说了,又谈及司马梦求将去洛阳的种种事宜,我郑重的拉着司马梦求的手,说道:“纯父,此去洛阳草创武学,任重而道远,到了那边后,你要少言多做。凡西京官吏,无论新党旧党,都不要得罪,朝廷之事,亦不可议论,军中之事,亦不可多言,只管按你的训练条例,练一批真能带兵能打仗的校尉出来。若是要钱要人,可以给我写信,我自会为你周全。切记切记,就是不可干涉地方事务。”

司马梦求正容回道:“学生谨记石相教诲。”

李一侠在旁轻摇折扇,提醒道:“纯父兄虽然文武全才,然而西京精忠学院下属职事官都是有背景的人物,擎掣实多,此去第一件事,正是要把这些牛鬼蛇神,好好镇住,方得大展拳脚。”

司马梦求笑道:“无过兄不必要担心,小弟自有办法。”

当下如此这般一说,惹得众人皆哈哈大笑。

我又对吴从龙说道:“种公来京后,你按理应当拜谒,这中间曲折,子云须有处置。这事不仅我不能去办,便是无过也不能去办。”

吴从龙躬身答道:“学生理会得。”

说完这二人,我盯着秦少游半晌,久久做声不得。

秦少游被我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张嘴想说什么,却又终是没能说出来。

李一侠把折扇收在手中轻轻虚敲,好一会才和我说道:“莫若向皇上荐少游去做台官?”

我叹了口气,说道:“调动太快,终是不行。这事先按下不说吧……”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顿了顿,也不理会秦观诧异的目光,又说道:“这里没有外人,有些话我不妨直说,我辈虽然行事无愧于心,所为的皆是朝廷百姓,但是在外人眼中,你们这几个人,包括段子介、杜子建,身上都免不了打上石府的印记。你们在外面说旧党好,人家就会认为我对旧党好;你们在外面攻击新政,人家就会认为我在攻击新政。故此一言一行,大家都要多加注意……”

秦观听到此处,慨声说道:“石相,新政不便,天下皆知,又有何说不得?我辈只须光明磊落,那管别人议论。”

我观众人神色,李一侠和司马梦求微微摇头,吴从龙眼里有几分诧异,显是认为秦观这话实在太幼稚,但吴安国和曹友闻,却有赞许之意。心里便知这些人从小学着做君子,对于权谋机诈,便是知道,也有点不屑为。但此事若不能在内部达一共识,将来的麻烦,必不止青轩院这么简单。

当下我温声问道:“少游,倘若尔辈在外讥刺新政。少游以为王相公会如何处置?”

秦观朗声答道:“学生鲁钝,却非贪生怕死之辈。义之所在,虽万千人吾往矣。”

我看到他竟然抱着做忠臣义士的心,丝毫不会权变之术,当下真是气极反笑,又问道:“少游这般说,即是觉得王相公定然不会放过你?虽不至会杀了你,让你去崖洲打打渔那是免不了了?”

秦观默然不语,只是神态中却写着“那又如何,老子不怕”八个大字。

我又问道:“王相公能把你少游请出京城,你倒想想他会不会把我也给请出京师,让我去某官做某使?”

曹友闻奇道:“方今明天子在上,也不能是王相公一手遮天吧?”

我问道:“我的资历,较之韩琦韩大人如何?较之富弼富大人如何?较之欧阳修欧阳大人又如何?”

这三人皆是反对新党的名臣,结果却全部被赶出京城,这几人岂有不知,当下全部不再说话。

我又厉声说道:“我石某非贪生畏死之人,非恋慕富贵之徒,做不做官,我原不稀罕。但请诸君思虑,方今朝廷之势,倘无某在皇上身边周旋,数度修正新法,天下骚动,早已多时也。某非惜身,只是这一身干涉的却是大宋的兴盛与衰乱,某因此不敢自轻也。倘若无石某,王相公任用小人,旧党诸君子却只会反对、反对,除了复祖宗之法外,拿出不任何说服皇上的法子。国家朝廷,必陷于此两党之争,内耗不断,终于虚竭。此正是隐患深种之时也。”

众人听我自剖心志,一个个屏息聆听,我放缓语气说道:“大丈夫做事,须能屈能伸……那些坚持操守,敢于真言直言的君子固然值得钦佩,但是那些委屈求全,为国谋画的人却更是大丈夫。如今之势,非徒我不能自轻,诸位亦不能自轻。某与诸位,休戚相共也。诸位身上,背负的也是我大宋的前程……”

我见秦观脸上已有惭色,吴安国和曹友闻又开始有激动之色,又说道:“其实王相公变革新法,亦无自私自利之心,所为的也是大宋,只不过办法过急过偏,又为小人所趁,反而适得其反……便是王元泽,又何尝不是慷慨之士?我辈亦不必闻新法而变色,视王氏如寇仇,所谋所画,心里不好先存了新党旧党之成见,须知,我辈之志,上为了报皇上知遇之恩,下为了大宋千万百姓,凡事只须问是不是于此有利……不必问是新是旧。”

秦观听了我这番话,细细思索,终觉有理,不免有了惭愧之色,当时便深深施了一礼,诚恳的说道:“今日方知什么是大胸怀,学生狂妄无知,险些铸成大错,实是愧对诸君。”

;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