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一 断肠 全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一 断肠 全
章一断肠

当其时天下政治昌明百姓安居乐业神州处处祥瑞不绝渐渐有了一副盛世气象。

时有名城洛阳因地处中原通衢之地物产丰饶又久不经战乱天灾之祸人口便逐渐多了起来。几经扩建之后洛阳日益兴盛隐隐有凌驾帝都长安之势。因此百年之前洛阳即被开国之高祖皇帝定为东都自此益繁盛。

洛阳城中有一道长亭街街东有一条铜川巷巷中高墙深院青石铺地气象森严。铜川巷内居住之人非富即贵皆是洛阳城内数一数二的显赫人家是以这样一道深巷之中其实只有寥寥五户人家。

此时方当盛夏空中万里无云如火的骄阳似是要将青石路面烤得生出烟来。巷口处几株垂柳也无精打采地垂着头柳枝笔直向下纹丝不动。

这正午时分正是大户人家午休之时整个铜川巷内空空荡荡见不到一个人影只有知了的声声鸣叫打破了午后的宁静。

在铜川巷口的一户人家两扇黑漆铜门之后关着的却是一个清凉世界。楼宇回廊之间习习风中带着浸人凉意全然不似大门外的热浪逼人。宅院内水榭歌台画栋雕梁;楼阁重重回廊道道可谓气象非凡。院中一盆一椅若非华美异常就是有来历之物可考可察。单说那数方假山石就是产自南海之滨的滴水石且不说滴水石本身价值千金仅是千山万水的运到洛阳所费已然不菲。

仅止这些也就罢了然而那门内照壁上绘着的紫虎啸月庭院石阶中央的游龙浮雕又或是主楼屋檐上伏着的四尊青铜龙龟俱非寻常百姓人家所能拥有的纹饰。特别是紫虎与游龙更是惟有帝室血脉方能使用的图纹。

宅院前后分为四进连接这四进院落的是两边的抄手游廊。每进之间左右两扇垂花门梅兰竹菊松枫荷合各具形态断断没有一个重样。仆役丫环穿梭不绝俱是轻手轻脚似恐惊扰了主人的午间小憩。大户人间法度森严单从仆从的这些表现上就可见一斑。谁敢多行一步路多说半句话?

在宅院后进一角另有一座翠竹掩映下的院落院门上题有‘停墨阁’三字。门上一副对联:

四壁墨香缘窗逝一泓秋水绕身飞。

其幽静处别有洞天。

此时主宅偏门一开一个书僮打扮的少年闪出一路向停墨阁奔来。刚进门数步就迫不及待地叫道:“少爷!少爷!”

停墨阁迎着院门的是一间书房房中端坐着一个华服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年纪一身牙白家常便服箭袖和衣裾边绣了些松枝祥云聊作点缀;五彩丝线捻的丝绦将一块通透温润不沾尘可避水的玉佩挂在腰间。配上足下云跟厚底朝靴清清朗朗华华美美端的是如玉少年翩翩公子。他身畔燃着一炉龙涎香手捧一本古卷正在用心研读显得极是专心。骤听门外书僮呼唤少当即吓了一跳手一抖险些将那书掉落在地上。他飞拉开抽屉将刚刚研读之书藏于其中又从桌上抓过一部官修正史装模作样地读了起来。

那书僮才叫两声就已奔进房内见少年正埋读经当下笑道:“少爷!眼下有两个大好消息您可要有一段清静日子不用再看这些闷死人的之乎者也了!”

那少年一听立刻站了起来道:“真的?这是怎么回事?快说快说!”

书僮凑近少年压低了声音道:“我刚才在正房经过无意中听到夫人和洛阳王小王妃在叙旧其中提到老爷这次赴京后很得玄宗皇帝的赏识已经留在京中准备重用了呢!这是第一大喜。这第二喜嘛长安洛阳相隔遥远一来一回怎么也得半月有余老爷肯定不能常回来督察您的课业了。”

少年面露喜色但旋即意识到不可喜形于色尤其父亲远行在即为人子怎可如此欢欣?于是脸一板道:“此事当真?我得向夫人问问去。若是你敢骗我看我怎么用家法收拾你!”

书僮吓了一跳忙拉住少年央求道:“少爷!你这一问夫人一定会察知是我多嘴到时吃一顿家法倒是事小万一被赶出宅院那我可就再也服侍不了您了。”

少年沉吟一下知道夫人向来明察秋毫若是心切问了去这书僮必定要吃家法。他素来喜爱书僮聪明伶俐办事稳妥因此就按捺住了心下的焦急准备慢慢再探口风。

就在此时阁外忽然传来一个若钟响磬鸣的清脆声音:“三哥哥是什么事让你这么欢喜啊?”声音未落门外就闪进一个少女低低挽着朝云髻淡淡着着胭脂红垂垂戴着紧步摇斜斜卷起薄纱袖露出香藕样的手臂水葱似的指甲。正是那未遇范蠡的西施不谙世事的貂禅未落风尘的柳如。她微掀裙裾一路小跑转眼前就冲到了少年的书桌前。

少年大吃一惊伸手想收拾桌上的东西但猝不及防之下已被她冲到桌前一时间手停在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颇为尴尬。

书僮见了少女脸色微微一变立刻行礼赔笑道:“七小姐您怎么来了?”

少女盯了书僮一眼冷笑道:“采药!但凡有你在必无好事。是不是又在撺掇着三哥哥干什么坏事了?”

书僮采药脸色大变勉强赔笑道:“七小姐说笑了小人哪敢啊!小人不过是看看哥儿有没什么示下。”

少女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书僮一把拿起少年桌上摊开的书见是一部官修正史当即扔在一起绕到少年身旁一把拉开了他的抽屉将少年刚刚研读之书给抽了出来显是熟知那少年的脾性。

少女扬了扬手中的古卷道:“《紫府金丹诀要》?三哥哥你又没听姑父的吩咐在看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小心着了心魔堵了七窍。”

少年皱眉辩道:“青阳真人乃是高祖皇帝亲拜的护国真人他手书的《紫府金丹诀要》只可开心智哪里会堵七窍呢?爹爹他老来迂腐你也跟着这般胡说!”

少女款款将古卷放在桌上道:“三哥哥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三天后西门老先生就要检查你的课业了你若是过不了关等姑父回来少说也得是禁足一月不得出府。”

少年微笑道:“不过是背诵三本太宗本记而已又用不了我半个时辰。”

少女哼了一声忽而浅笑道:“知道了普天之下惟有三哥哥最聪明了。”

原来少年姓洛名风字从龙再过一月即满一十八岁。七小姐洛惜尘尚未十六与洛风并非亲生兄妹乃是洛风之母杨夫人的侄女。洛风家世渊源其父洛仁和以文采风流著名时于洛阳任官与洛阳王李充向来交好其妹洛贵妃又正得当今玄宗皇帝宠爱是以家族日显兴隆。此番洛仁和赴京高就虽然尚未有定论但必然是个显赫实缺。

洛风生时天有异象府第上空白日积云又有一道紫电、一道青电盘旋交错而下。洛仁和请来的风水先生不过是世间借仙道之名混口饭吃的泛泛之辈自然解不得其中意思。只是信口诌道此乃天降祥瑞此子乃仙人转世云云。借问祥在何处瑞从何来自然是摇头晃脑“此乃天机不可言不可言”。

洛风一落地手中即抓着一块小小青石青石圆润晶莹隐隐有宝光流动显非凡物。洛仁和见此子抓石而生显非凡胎因此也就信了风水先生所言重谢了纹银若干。

洛风自幼聪明绝顶三岁能诵七岁成诗经史杂书都是过目不忘。到年纪稍大一些更显沉稳识大体胸襟开阔遇事从容。因此在五位儿子之中洛仁和对这个三儿子期许最高要求也最为严苛。只是洛风不知为何对于治国经济之学全无兴趣只喜什么筑基炼丹、仙迹洞府之类的杂家旁说。他平日里广读道藏又自少结交修道之士学了许多铅汞之学舞剑之道。

当朝玄宗皇帝信道因此修仙访道之风日盛又传说在名山大泽中多有修仙宗派隐居屡有白日飞生的仙迹传闻是以王公大臣子弟修道习剑的不在少数洛风所为不过是寻常举动。只是那些肯与贵族富户结交的道士真人十人中倒有九人道行低微自己都未必能解得出几部道典又如何能够教人?所贪图者不过是金银供奉而已。

当然其中也不乏有真神通的真人大士。比如撰写这部《紫府金丹诀要》的青阳真人就号称能点石成金化泉为浆又善炼仙丹。开国高祖皇帝服后果觉妙用无穷当即封青阳真人为当朝国师赐与田宅无数。又有传言说青阳真人手掌一把仙剑出鞘即可引动紫电天雷威力无穷青阳真人仗着这柄仙剑已斩妖诛邪无数。

洛风可没有那般运气遇见一个如青阳真人这样的世外高人。他结交的修道之士虽多研读的道藏不在少数酬金也花了不少。可是若说炼丹凡丹炼出无数仙丹一颗也无。若论习剑那几招几势倒也优雅从容、颇有风骨但真动起手来连洛府的护院都敌不过。因此洛仁和越看越怒终于禁止洛风再谈修道之事要他一心读书将来好承袭父荫在仕途上有所建树。

只是洛仁和公务繁忙难得有时间检查洛风的课业。洛风又是天纵之材只消稍下苦功即可应付过关大多时候仍是在研读道藏探寻飞升之途。他过于醉心此道连身边随侍的小小书僮也被他私下改名为采药。

洛仁和虽然不喜洛风研习丹鼎之术、黄老之学但自己也并非对仙道一味排斥毕竟从本朝开国高祖皇帝始历代君王都十分推崇修仙炼丹之学这些做臣子的又怎能不得懂一二否则如何上承君心体贴圣意?而且洛仁和这座宅第也非寻常前后四进各有两条游龙浮雕合起来是就是一座离龙阴阳阵。据那布阵的道士说阵中锁着一头北海冰龙之魄此阵不光可以调和阴阳驱邪避鬼而且具有扭转风水、福荫子孙的大功效。

这阵中是否真的锁了一头北海冰龙之魄自然无人可知不过那调和阴阳之效倒是颇为显著。整座宅院冬暖夏凉十分怡人府中诸人全然不受寒暑之苦就是洛阳王的王府也未必能及得上。

至此时为止离龙阴阳阵建成刚刚三年洛仁和就得玄宗皇帝圣恩召入京中叙事。只是不知这是阵法之功还是洛妃枕席之能。

洛惜尘精灵跳脱然而性情脾性颇见大气在洛府年轻一代中与洛风最是相得。她自幼时起即被一位游历而过的女道士相中授以养气明心之术并嘱她勤加练习待她满十六岁时再来收她为徒。那女道士自称出身灵墟为白云先生传承弟子。然如洛惜尘这样的官宦之女自不会下什么苦功三五天能练上一回已很是不错了。就算如此洛风也自对她另眼相看。只是她自己到对那所学养气之术不屑一顾称之着力于旁枝杂径背离大道本源。洛风对此很不受落每每力陈已见希望洛惜尘能识得其中真味。但洛惜尘心高气傲自然不服何况洛风自己虽读过诸多道藏也未见修出什么神通来因此兄妹二人每每探讨道法仙源时倒是以争吵居多。

洛风虽然醉于道术无心经济治国之论然则仅是应付了事的诵读已能使年未十八的他崭露头角把经史籍典诸子百家之学解得头头是道将国事民情世间道理洞察于秋毫之间每每有惊妙之语。然他痛下苦功的道法反而一无所成。

世事难测由此可见。

兄妹二人在书房聊不上几句又回到了金丹之学上来自然少不了又是一顿争吵。激辩一番之后二人就都有些累了。洛惜尘忽望了一直乖觉侍立的采药一眼道:“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同三哥哥讲。”

采药顿时长出一口气转头就跑。

洛惜尘又气又恼喝道:“跑这么快干什么?本小姐还能吃了你不成?”

那采药伶俐又仗着素得洛风喜爱当下只作听不见脚下力转眼间就消失在院门之外直把洛惜尘气得贝齿紧咬。

洛风笑道:“且莫管他你有什么话要向我说?”

洛惜尘恨恨地一顿足这才望向洛风道:“哼便宜你了。我听说姑父此次在京中另有重用一时半会之间不会再回洛阳你又可以肆意妄为了。可是天下也没有那般的好事我偶尔得知这一次西门老先生受姑父所托要狠狠考究你的课业绝不止是三卷高祖本记而已。”

洛风笑道:“那也不妨。那几本经史早已在我腹中何惧……”

他一句话尚末说完忽然从窗外吹进一阵急风。这风来势十分凌厉顷刻间就将书桌上的书卷纸笔一道卷起劈头盖脸地向洛风与洛惜尘砸来甚至那一方产自前朝的古砚也不得幸免随风而起!

洛风吃了一惊急切间奋力将洛惜尘拉到一边避过这突如其来出现的猛恶骤风然而他自己却被那方古砚砸中肩头忍不住脸色一白闷哼一声。

猛然间又一声巨响一排高高的书架被恶风掀倒向二人倾覆而下。洛风再吃一惊顾不得肩背剧痛猛力将洛惜尘扑倒在地堪堪避过了厚重的檀木书架。随后一片唏哗之声什么前朝螭龙彩盘、上古青花龟纹钵、碧玉云纹花瓶通通摔得粉碎。

恶风来得急去得也快杂带着一堆杂物旋即从另一边破窗而去。

片刻之后洛风才抬起头来惊魂未定地看着已是一片狼藉的书房。洛惜尘见尘埃已定惊惧渐去轻轻推了推洛风。洛风这才省觉站起身来将洛惜尘扶起。本朝男女之防远不若前朝严苛二人又是事急从权肌肤之触也无不可。

洛惜尘道:“真是奇怪好端端的起什么风啊!”

洛风向窗外望去也道:“的确有些异样……咦?!”

他跑到窗前向天上望去这才现刚刚还是万里无云、烈阳高照不知何时竟已铅云密布。那一片黑压压的云不断垂落似有千钧之威直欲要触到主楼的屋檐。若这云失了羁绊这若大的洛阳城怕是都会被压为齑粉!

此时洛府中早已没了先前的清静一片喧哗之声仆役们都在奔走往来为这即将到来的倾盆大雨作着准备。

洛风走到庭院当中仰向天皱眉道:“这阵风雨来得当真奇怪必有原因。嗯让我想想《玄都九真》经中是怎么说的……”

洛惜尘忽然面色大变向洛风大喊着什么只是她的叫声已全然被一记突如其来的霹雳淹没。

洛风仰向天木然望着那如九天垂瀑一般落下的滔天电光早已惊得呆了。

大音希声。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三哥哥!”洛惜尘也不知叫到第几遍麻木的双耳才依稀听到了自己的叫声。眼见着那滔天电光直逼洛风而去她顾不得身躯疼痛也不避忌庭院中天雷如潮飞步向洛风冲去。

当莲足落入庭院的一刻洛惜尘忽地呆了一呆。庭院中翠竹如屏流泉暗涌哪有分毫天雷殛过的痕迹?她再一抬头天上复又碧空如洗烈阳普照。刚刚那摧城压寨般的黑云就似从未存在过一般。

直至一眼看到蜷缩在地、已然昏迷不醒的洛风洛惜尘这才相信刚刚的一幕非是幻觉。她心头一痛急急跑到洛风身前。

洛风双目紧闭满面紫红通体散着惊人的高热似欲喷出火来。他胸口衣服一片焦黑几乎全被紫雷引的天火给烧去奇异的是露出的肌肤却是细嫩雪白宛如新剥的嫩藕完全没有半分被天火烧灼的痕迹。他颈中系着一道细细金链链尾坠着一方小小青石。洛惜尘自然认得这是洛风自出生起即抓在手中的青石。

此刻青石正散着莹莹的光辉光辉流转不定宛如活物。见此光景洛惜尘暗忖:定是那青石护体才免去了三哥哥焚烧之苦吧。一时顿觉此物不凡遂凝神细看。这一看才见这方小小青石几已变得通体透明内中似有沸腾的熔湖不断有无以计数的细小紫金色文字飘浮上来。

这些文字过于细小洛惜尘仔细辨认才勉强看清这些文字的一点轮廓。文字与上古的大篆有些许类似之处她是一个字都不认得。但眼前情景太过玄奇看到忘形之时惜尘不禁伸手想去触摸这方青石然而那纤纤指尖刚一触到青石她即惊呼一声迅将手收回。

不知是否受到天火所引青石炙热之极稍一触碰既将洛惜尘的指尖烫出一个水泡。她乃是钟鸣鼎食的官宦小姐如何吃得这种苦?当下眼中就有了盈盈泪光。

洛惜尘不停地吹着自己的指尖疼痛稍息又想起了洛风的安危急忙望去不觉又是一呆。

洛风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但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怔怔望着高远的碧空热泪滚滚而出早已痴了。那方青石也已敛去宝光安安静静地躺在洛风的胸口。

“三哥哥!你怎么了?”洛惜尘一边呼唤一边推着洛风的手臂。她心下有些惊慌隐隐觉得定是有什么大事将要生了。

过得许久洛风才转过头来他似是望着洛惜尘目光实则穿越了眼前的一切落到了那幽幽玄冥之中。

“原来……这已是最后的一世轮回了吗?”洛风自言自语洛惜尘却一点也听不懂他究竟在说些什么。经历紫雷天火之后在她眼前的洛风似是变了一个人再也不见原本略有的张狂而代之以浩瀚深邃令人看不透辨不清。

她心下害怕摇动着洛风的手臂道:“三哥哥!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请王府的薛太医来瞧瞧?”

“薛太医?”洛风这一刻才回过神来缓缓站起。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含笑道:“他能瞧出什么来?俗药凡方怎破解得了注定的轮回因果?何况这已是最后一世只消修得圆满自然消解得一切前尘后缘。又何须去破?”

洛惜尘更是惊慌她拉住洛风的袍袖不放道:“三哥哥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懂?”

洛风轻抚她的秀道:“都是劳尘之侣又怎知解脱之门?因果轮回若论有就有说是无也无。本来就是个故事故事又哪里有道理呢?你现在自是不懂。等有朝一日机缘到了便会明白。”

洛惜尘本是冰雪聪明此刻心中忽然有悟当下问道:“三哥哥你是要走了吗?”

这一问把洛风也问得微微一怔。他沉吟片刻道:“生死一场即证轮回。万千变化无非因果。也罢我既投生于洛府也是一场缘分且留书一封。他日有缘自会重见。”

言罢洛风即回到书房提笔铺纸匆匆留书一封即向停墨阁外行去。

洛惜尘不及细看洛风写了什么急忙追出书房向他的背影叫道:“三哥哥你要去哪里?”

“巍巍者昆仑。”

此时洛府诸丫环才觉停墨阁中的变故匆匆涌了进来望见刚遭风劫的书房无不咋舌。然而洛风从他们之中穿行而出却无一人能够觉。

“怎么好端端的东西全碎了?”

“三少爷呢?怎么不见三少爷?”

下人们乱成一团吵吵嚷嚷洛惜尘却浑然不觉她只是将洛风留下的那一封书信悄悄收入袖中。

九月的洛阳仍炎若洪炉然而关外西陲的风中已略有隐约寒意流窜在这片辽阔苍茫的戈壁。这是一片迥然异于东都洛阳的土地没有温润适意的青山绿水没有式样繁杂的亭台楼阁更没有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群。在这里除了漫漫黄沙就是片片砾石。

更让人退避三舍的是戈壁中时时兴风作浪的猛恶风沙。前一刻还是青天朗朗红日高悬下一刻就是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倘遇上那风沙尤其凶猛之时只见满地黄沙倏忽成卷越旋越高宛如万马奔腾、狂浪拍岸凌空扑将而去。倘使一不小心碰上此等风沙那小命自是难以保全。是以边陲之人行路这时莫不是万分小心时时辨识天象。

莽莽风沙中隐约走出一个少年。他缓步前行鬓华服整洁异常全然不见半点尘土肆虐西疆的风沙与他没有分毫影响。只是他的脸上颇显疲惫之态。

这少年正是洛风。

在紫雷天火殛体的一刹他忽然证悟了那命中注定的百世轮回千载尘缘。虽然前世之事破碎纷乱勉强说来只是片片连不成完整故事的章回而已。然则对洛风来说能得忆起无定天河畔的次次颂经回想得那一双青瞳已是足够。

这一世轮回已满。

他只消炼化这一身**凡胎修成仙躯白日飞升之后即可脱离这百世千年以来的因果重列仙班。这一世的青石虽然尚不知身处何方但随着他道行日深神通初成必会寻得她的下落。那时以他的宿识神通定也能助她飞升羽化重归仙界。

洛风深知但凡最后一世轮回凶劫必大。然则他并不有疑飞升之局因这早已是注定的机缘。尘世劫难再凶也凶不到足够扭转乾坤、倒错因果的地步。他惟一牵挂的就是青石。

坠入浊浊尘世前她方得脱体化形修成仙体神识威能俱未成形又怎能如洛风这般身具通玄手段化解起轮回尘劫来举重若轻挥洒自如?虽说百世轮回修满她也会回返仙界然则这当中诸般苦楚那是必不会少的。

漫漫官道前无尽头后无来处。洛风极目眺去方圆数十里之内除他之外再无只人匹马。惟有胡笳数声隐约从远处飘来又落于远处。

洛风微微苦笑。自来他只是听闻西域荒凉艰苦人丁稀少此次亲身踏足才深知‘古道、西风、瘦马’是何等贴切。

洛风略叹一口气又举步向前行去。与那前世因果一起悟出的还有许多仙法神通可惜非有莫大神力难用通玄法门。洛风此身只是**凡胎一身浊气尚未尽褪又哪里称得上有什么道行?认真说起来他此刻体魄也不过比洛阳那些纵情***的贵胄子弟强些而已。那些勉强能用的仙术道法仅能使他免去寒暑之侵、不受风沙之扰。

前方再有一百多里即是剑壶关出关之后即算离开了本朝疆域。虽然本朝在更西之处另设有两个都护府然则西陲地域广大这数千里疆土仍是异族蛮荒的天下。

剑壶关外仍需有万里之遥才是传闻中‘金城千重玉楼十二左带瑶池右环翠水’的昆仑玄境。

自来福地洞天必有真人修行。洛风此去昆仑即是要觅师访道求那餐风饮露、炼气修真的法门以使肉身炼成仙胎终得羽化飞升。

从洛阳行到剑壶关前洛风足足用去两月时光。他也不购买骡马代步一路安步当车缓缓西行。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路途上也多凶险特别是如洛风这样的单身旅人就更是如此。不过此时洛风悟通前世神通已然初显无须起卦即可知吉凶是以趋利避害一路自然太平无事。况且这一路上看尽众生浮沉于他也算是一种修行。

这一带虽是关内但也是马贼猖獗之地。此刻官道上惟有洛风一人方圆数十里皆为平川毫无躲藏之处。不过洛风心念一动已知向前不远即可得食宿出关后更是一片坦途直达昆仑妙境。

洛风精神一振一路向前行去。这一走直从上午走到黄昏才遥遥望见远方云霞处升起一缕炊烟。他心头一喜加快了脚步又行了小半个时辰终于遥遥望见一根高杆杆头挂着一面招客旗旗边已是破烂不堪。

旗上绣着四个大字:龙门客栈。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这客栈名字如此响亮那高高的旗杆下却只有前后三间低矮土房另有一间单独小房也不知是茅房还是贮室。客栈正堂狭小连多一些的桌椅都放不下两张八仙桌被摆在了门外。北地风大沙重不论是何季节都难象江南水乡那般在户外饮宴。

可见这客栈如何之小。

洛风摇头叹息但有口茶水有杯淡酒总是好过路边歇宿。是以他仍向客栈行去。

龙门客栈中此刻一个客人也没有柜台后站着掌柜后厨中掌柜娘子在忙碌厅堂中则立着一个打杂跑堂的少年。掌柜是个满脸堆笑的中年胖子那少年倒是出乎洛风意料生得眉清目秀衣衫洁净接人待物伶俐得体行藏言谈颇有灵气全不似西北地域那些粗糙人物。

洛风在店中坐定随意点了两荤两素四个菜色又要了一坛酒慢慢自斟自饮起来。

此时的西域戈壁一旦入夜即是寒气侵人。客栈外风沙又起漫天的黄沙呼啸而过。斜阳已渐渐隐没于远方的地平线下西半边的天空尽是火红云霞东半边的天空则已挂上一弯新月。

正是月在天外日在月西。

洛风怡然坐在向着店门的位置上全然不在意扑面而来的风沙只是凝望云霞细细地品着杯中酒。

“客官晚上风沙大要不要小的给您把店门关起来?”跑堂的少年凑上来问道。

洛风又望了那少年一眼益觉得他聪明灵秀不该毕生埋没于这等荒野小店之中。他沉吟片刻向店门外一指道:“你看这莽莽风沙斜阳如血这才是塞外风光才是育得出西北铁血汉子的戈壁荒原。小兄弟既然你生在此地自然得有所作为才不枉了来这世间一回啊!”

少年赔笑道:“小人自幼父母双亡全仗掌柜收留才能够苟活到现在。现在小人既有居处衣食也无忧哪还敢奢求什么呢?”

洛风摇了摇头叹一口气道:“唉痴迷不悟痴迷不悟倒是可惜了你的资质。”

此时那掌柜似是觉察到了什么一路小跑过来堆起笑脸问道:“客官小店的菜色您可还满意吗?”

那少年脸色微微一变似是怕掌柜责骂当即悄悄退入了后堂。

洛风看了看掌柜那张市侩而油滑的脸眉头微皱只是挥了挥手道:“还可以。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清静一会。”

掌柜满脸堆笑唯唯诺诺回到了柜台后又噼哩叭啦地打起算盘来。

洛风正襟端坐迎着扑面而来的风沙鬓飞扬。他手指以奇妙的节奏微微颤动杯中的烈酒开始不住盘旋到得后来不止形成一个深深旋涡旋涡中心中还升起一条小小酒柱。小酒柱腾挪翩然上升时象游龙升空下落处似蛟龙探水。

在西天最后一线红云散去之时洛风忽然长身站起将杯中酒泼洒于地暗自祷道:“我今世即要了却尘缘重返仙界。一切前因后果、因缘纠葛尽在此杯酒中了却!”

北地多铁血。

此时虽已全黑然则朔风如铁飞沙如刀店顶的招客旗裂裂作响这四野无人的荒漠客栈一时间竟也充斥着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

洛风心头豪气上涌他掷掉手中小杯改而抓起一只大碗倒了满满一碗烈酒仰一口干了。

酒入口如刀其味虽劣然则劲道极足恰合了洛风此刻心境。

“痛快!”洛风忍不住赞叹一声如此豪饮可是他平生未有之事。西北酒浆之凶之烈又远非中原一带讲究厚醇绵密、余味悠长的酒可比。

洛阳谁家行着酒令温着花雕偎翠依红?

都是浮生如梦。

他又抓起酒坛就要再倒上一大碗酒。

古人豪爽遇事必浮三大白。洛风这才饮了第一碗又算什么?

酒坛在提起的刹那忽似重了几十斤洛风手一软拿不住酒坛又让它重重地跌回了桌上。

洛风轻咦一声颇觉奇怪又伸手去拿酒坛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到地动山摇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地。洛风心下大惊能够引如此强烈地动的若非得道真人就是罕见灵兽。不论是仙是灵既然来到左近他怎会一无所觉?

洛风心中疑惑之际忽然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真切起来。他眼角余光扫到了桌上摆放的一盆汤当下悚然一惊!

那汤摆放得四平八稳汤面上一朵厚重油花正缓缓化开分毫没有波光涟漪。

原来非是天动地摇而是洛风自己站立不稳。

直至此时一阵眩晕袭来洛风只觉眼皮有千钧之重渐渐垂落下去。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全仗手扶八仙桌这才没有倒下。

洛风身体倦乏无力然而心头一片雪亮知这酒中必有玄虚!

不过此前洛风已然算过吉凶知道虽错投黑店不过是小小劫难一场因此并不惊慌。他深吸一口气开始掐指颂诀就要驱除迷药的药力。虽然他此刻并无任何仙力道行不过驱除迷药药性还是轻而易去药性过后召两个丁甲鬼役出来护身也不算甚难。此劫过后洛风准备视掌柜夫妇罪业轻重施与惩戒至于那打杂跑堂的少年他倒是颇为喜欢也是异事一件。想来那少年年纪不大入这黑店时间不会太久又是年幼无知仍有可取之处。因此洛风打算携这少年同赴昆仑参修大道。此子颇有灵气或许几世轮回之后也有验证大道、位列仙班之望。

只是洛风清心诀才颂到一半耳中忽然嗡的一声然后脑后就是一阵剧痛传来!

洛风眼前一黑再也站立不住。倒地之前他勉强回头望去这才见那少年不知何时已立在自己身后。少年手执一根粗大木棒定定地望着洛风一张初显英气的脸孔既无惊慌失措也无狰狞可怖。

面对着这样一张无悲无喜的脸洛风心底渐渐生起寒意。显然这少年做这等事已是熟极而流下迷药打闷棍于他就于每日刷锅洗菜一般随意轻松。

“这是为何?……此去昆仑不是一路大吉吗……”

洛风终于支持不住轰然倒地。弥留之际他隐隐听到掌柜那如公鸭般的声音:

“没想到这家伙衣着光鲜行囊却如此寒酸难怪连马也没得一匹!不过瞧这肥羊一身如此好肉少说也够店里一月用度的了。喂!快把他拖到后厨烧水磨刀别磨磨蹭蹭的!小杂种再敢偷懒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