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八 风乍起 下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八 风乍起 下
转眼间又是皓月初升纪若尘悄悄出了太上道德宫转上通向后山铸台的石阶。他背后斜背一把青色木剑乃是由生于未名山积雨潭的黑樨木制成较之张殷殷那把木剑也差不了多少。此外他道袍下鼓鼓囊囊里面不知塞了多少东西。

这次比剑纪若尘是决意要输而且要输的逼真免得张大小姐再来纠缠又多生事端。只是一想起当日张殷殷乙木剑诀失控他至今仍是后怕不已。这位小姐年纪不大但脾气忒大了些下手又没有轻重是以这一次前来赴约纪若尘把诸位真人历次所赐的具有护身之能的什么护法符、不灭咒、明王牌通通披挂了上甚至于一块还不明用途的万妖石都挂在了颈中。

纪若尘身上累赘一路行来少不了有些叮叮当当的声音惊扰到了巡值的道长。但这些道长都知纪若尘可以在太上道德宫内任意行走是以也不来管他。

一路沿着山路前行纪若尘忽然觉得拂来的夜风小了些然而风中的寒意却是大盛。他轻轻打了个颤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他十分熟悉风中的寒意这是自幼就刻印在他骨子里的感觉。风中的寒并非是袭在纪若尘的肌肤上而是直接吹在他的心底。

当初年纪尚幼的纪若尘还在塞外荒野中四处流浪时每每会在心底升起这种寒意。每当此时他就会知道在那茫茫风沙的深处又有一头野狼或鬣狗盯上了自己。也不知这是与生俱来的本事还是因过于艰苦的生活而得来的能力。

莫干峰上道德宫旁当然不会有野狼出没。那隐在暗中的又会是什么?

纪若尘忽然停了脚步!

纪若尘心底的寒意越涌越烈几乎将五脏六腑冻僵!他心中忽然微微一动猛然抬头向夜空中望去赫然现那一轮高悬的明月上不知何时已变成一片流动而粘稠的暗红若一片粘连欲滴的血。纪若尘大吃一惊用力眨了眨眼再望去时明月复又洁白如玉。

他心中稍稍定了些刚向四周望了望但心中又是隐隐一跳!纪若尘又抬头见夜幕下悬着的仍是一轮血月!

纪若尘此刻已然觉在神识中燥动不安的正是解离仙诀。若将它平抑压下周遭一切如常但当它跃动不休时夜空中就会换上一轮血月。

纪若尘不动声色悄悄在袖中捏碎了一块玉符瞬间一道沛然灵力已经罩定了他的全身。几乎在玉符破碎的同时纪若尘耳边忽然响起了嗡的一声弓弦声。弦声听似是在耳边但纪若尘却抬望向了铸剑台。

三百丈外铸剑台上正有一点黑影徐徐向他飞来!

那是一支无羽的淡黄色长箭上面缠绕着黑白二色灵气无声无息地向纪若尘飞来。在纪若尘看来这支无羽箭飞得异常缓慢甚至于前行的轨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木箭的材质并无特殊之处随着它不断前行箭身的裂纹越来越多看来待将纪若尘穿胸而过后这支箭就会爆碎成一团木丝。

似乎要将这支箭格挡下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然而纪若尘知道并非如此。他想抬手拍出将木箭在空中解离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手就是抬不到胸前。实际上纪若尘的手的确在抬起只是度慢得近乎于静止而已。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木箭飞到了自已胸前三尺之外而此时此刻他的手还未曾抬足一寸!

纪若尘耳中忽然充斥了无数狂嘶历吼而后无数若隐若现的凶厉妖魔自他胸前如潮水般涌出数目之多何止成千上百!这些妖物嘶吼着若飞蛾投火般纷纷向那枝木箭袭去然而那一个个淡灰色的影子纷纷在箭身上缠绕着的黑白二气上炸成一团灰焰就此消散。后续而来的妖物完全不知畏惧为何物只是前拥后挤着向那木箭撞去!

万千妖物倏忽而来转眼而逝生死存亡间竟只是一缕青烟。

纪若尘胸口的万妖石已失了光泽裂成了十几块极缓慢地向下落去。看来此石名为万妖石确是石如其名内中不知锁着了多少妖物。不过在刚刚那一刻纪若尘眼见妖物汹涌耳听嘶吼如雷不知为何他竟忽然知道了这些妖物吼声中包含的是什么。

那是怨。

纪若尘心中思绪纷乱似也多少沾染上了一点妖物们凶厉而无回的怨气。

木箭本是凡质惟以神妙箭诀催动才有如此威力此时被那万千妖物舍生忘死的一冲早已爆成一团黑白双色火焰。然则这太极焰的余威也非同小可纪若尘周身上下数十护身法宝一一亮起放射出各色光华纷纷照在这团太极焰上。转眼间法宝灵力纷纷耗尽一一炸裂开来给纪若尘身上多添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伤口。

然而那团太极焰终是被挡了下来。但那焰尾扫过纪若尘胸口时也生生烧焦了他一大块皮肉。

射箭之人分明是要置他于死地这一箭其威无伦如果不是纪若尘法宝够多以他的微末道行就是十个也被一箭射死了。

纪若尘仰天摔倒在地然后一咬牙又是一跃而起。这一下跳跃牵动了他身上大小伤口几乎痛得他晕了过去。此时此刻纪若尘仿佛又回到了幼时独对恶狼的时节他知道此时绝不能晕倒那下手之人一击无功一定不会罢休。

纪若尘咬紧牙关一把抓在左臂的伤处上新添的痛楚反而使他清醒了过来。他立刻掉头急向太上道德宫逃去。

果不其然他刚转身逃命铸剑台上就响起一声清脆的喝声:“纪若尘!你还想逃吗?”喝声未落一个窈窕的身影就自铸剑台上一跃而起周身放出淡淡青色光华若长虹经天闪电般向纪若尘飞来!

纪若尘回头一望就知道绝无可能逃得过这一剑。来袭者人剑合一气势冲天但身上青色光芒飘摇不定显然道行不高。

纪若尘一望之下登时又惊又怒。他万没想到从铸剑台上冲下来的竟是张殷殷!而且她杀气腾腾使的居然是葵水剑气!

大五行剑诀相克相生水性又至柔至刚变幻不定可以载万物也可覆万物其难修处远过于乙木剑气但威力也要大得多。

张殷殷既然使出了葵水剑诀又是这般当空而落、一去无回分明是想要了纪若尘的命。看她这一剑之威纪若尘别说此刻重伤在身就是完好无损时也无法硬挡。

纪若尘惊怒交集实在不知为何自己已屡次相让她仍非要杀了自己不可。此时生死悬于一纪若尘挡无可挡避无可避又似回到独对恶狼之时反而冷静下来。他反手抽出背上木剑双眼微眯盯紧了张殷殷的来势待她冲到身前时方才一领剑诀使动玉虚真人所授之列缺剑木剑矫健如龙后而先至一剑挑在了张殷殷的剑身上!

只是纪若尘道行较张殷殷差了足足两层她又是倾全身之力方才驭动了葵水剑诀是以双方木剑一触纪若尘的木剑登时脱手飞出!

纪若尘一声长啸迎着张殷殷木剑剑锋竟不退反进那一柄千年铁木剑瞬间已刺入他的右胸直至没柄!

纪若尘左手抓住张殷殷手腕右手在木剑上一拍解离诀念动即瞬间已将木剑化得干干净净。只是木剑爆出的木气出奇强盛不但将他胸口通透的伤口又炸开了少许进入体内的木气也完全压倒了纪若尘的真元刹那间重创了他的经脉。

纪若尘口一张一口鲜血如泉喷出喷了张殷殷一头一脸。她断没想到是如此结果刚出一声尖叫纪若尘已合身扑到她的身上双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根黑色细绳眨眼间已在她颈上绕了一圈然后死命一勒!

张殷殷真元虽强毕竟是个女孩年纪尚幼这般贴身肉搏比的体力她又哪是纪若尘的对手?她被纪若尘压在地上动弹不得随着颈中细绳越勒越紧她的踢打推抓渐渐无力终于头一偏晕了过去。

纪若尘初见她晕去时手上仍在加力此时的张殷殷在他眼中已与当年被他咬死的一头垂死老狼没有任何区别。但见张殷殷唇色渐渐转成青色时纪若尘悚然一惊终于想起她是景霄真人之女难道自己真的要杀了她吗?

一念及此纪若尘双手立刻一松但仍牢牢抓住绳头心神丝毫不敢放松。过了片刻张殷殷轻轻呻吟一声有了呼吸但仍未醒来。

纪若尘见过世面心思缜密他本以为张殷殷此番是想杀他先见射他不死又飞身驭剑来袭他这才以决绝手段反扑。但此时稍一回想纪若尘已经觉这其中有不对之处。台上射箭之人真元浑厚方能以高深箭诀驭使普通木箭。这份真元修为可不知比张殷殷高出了多少倍去。然而如果射箭之人不是张殷殷那他们也不似是合谋。他只需再射一箭立刻就会要了纪若尘的小命又怎会让张殷殷这种三流都算不上的杀手出手?

可是若说两人非是一伙那张殷殷刚刚又为何会如此的杀气冲天、一往无前?他什么时候和张殷殷结下如此不共戴天之仇了?

纪若尘心知张殷殷身份非同小可此事需要弄个明白而且那射箭之人虽然没了动静但说不定就躲在一旁。他打是打不过逃也逃不了惟一手段就是拿张殷殷当作人质。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此时张殷殷又呻吟一声眼看就要醒来。

纪若尘强忍身上剧痛用细绳将张殷殷双手缚紧又解下腰带左近寻了棵顺眼的树将她吊在了树上。挣扎着做完这些一阵山风吹过纪若尘猛然打了个寒战眼前骤然黑了下去。他闷哼一声缓缓坐倒在地摸索着从怀中掏出一丸红色丹药捏碎蜡封服了下去。他并不显得惊慌因他幼时曾有过几次类似经历知道是失血过多之症而已。

他先服下一丸灵丹吊住了性命低头一看这才现身上青布长袍早已被鲜血浸透看上去触目惊心。

纪若尘此时道行尚浅这点伤对于修行有成的修道人来说不过是皮肉之伤但在他而言已是致命之创。好在他此行准备万全除了诸多护身法宝外又带了许多保命灵丹。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解去身上长袍内裳。这一番简单动作也几次痛得他几欲晕去。

纪若尘挣扎着取出一个黑玉小盒挑了一点药膏就向一处处伤口上涂去。这盒药膏如有灵性就是他胸前那前后通透的大伤口点了一块后立时就渗入血肉之中泛出无数黑色细细泡沫顷刻间连后背上的创口都封了起来。

纪若尘精神一振心中不住暗叫侥幸。如他这般道行低微却满身护体法器和保命灵丹的恐怕找遍整个太上道德宫也仅此一人而已。

此时张殷殷被峰顶寒风一吹悠悠醒来。她一睁眼就看见面前坐着一个**上身的男子正在往伤口上涂药。在惨淡月色下他整个上半身一片血肉模糊说不出的可怕恐怖。

张殷殷立刻就是一声响彻夜空的尖叫!

纪若尘不假思索一跃而起一把扼住了她的咽喉将她的惊叫生生扼在了喉咙里。眼见张殷殷眼神迷离又要昏了过去他这才松了手冷道:“你再叫我就杀了你!”

听着纪若尘冰冷的声音天不怕地不怕的张殷殷竟吓得打了个寒战。她怯意刚生心中羞恼又起盯着纪若尘喝道:“你敢!”

她刚喝了一句就见纪若尘方才一跃已使上身十余伤口全部迸开鲜血横流。她当时吓得脸色惨白立刻将目光偏向了一边不敢再去看纪若尘的身体。

纪若尘若无其事地给迸开的伤处上着药一边似是漫不经心地问:“张大小姐你这一箭射得很有水准啊!”

“什么?我几时射过你了?”张殷殷一片茫然。

“哦是吗?”纪若尘继续头也不抬地道:“你既然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那射箭的人怎么也不来救你?”

“你在说些什么?谁是射箭的人?咦?!”直至此时张殷殷方才觉得身体感觉不对试着一动手腕上立刻传来一阵剧痛。她这才现自己正被吊在树上足尖仅能点到一点地当下勃然大怒喝道:“纪若尘!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我吊在树上?”

纪若尘终于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张殷殷淡淡地道:“这又算得什么?别以为你是景霄真人之女旁人就得事事容你让你。这次你既然想杀我那我也有得是手段炮制你一个失手把你宰了都说不定。只是我十分不明白按理说我从没得罪过你甚至还帮过你你为何三番五次要找我麻烦甚至这一次还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张殷殷一呆片刻后咬牙叫道:“你这没胆的色鬼人人得而诛之!你……你还不把我放下来?!”

“没胆的色鬼?”纪若尘听了一时只觉哭笑不得。

他当然无法告诉张殷殷当日自己拉着含烟的手不放又盯着她猛看全是因为被她柔淡迷离眼波下所蕴藏的冰冷世界给吓着了又不得脱身的缘故。不过他此时已然明白张殷殷其实与那射箭之人无关她全无心机并不会说谎。至于她冲势如此的一往无前多半又是没驾驭成功葵水剑诀的缘故。

但今晚他差点就死在张殷殷手下这又是骂她一句处事莽撞、年少无知能够补得回的?

纪若尘强忍怒意拾起全是血迹的衣袍慢慢穿上一边道:“张大小姐我们剑也比完了此后你若再敢来纠缠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殷殷见他衣袍已被鲜血浸透又惊呼一声不敢再看忙将脸偏向了一边嘴上仍然硬道:“没胆的色鬼!你如此待我想我放过你那是休想!”

纪若尘眉毛一扬道:“是吗?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张殷殷仍不敢看过来只是叫道:“说一万次也不怕!想我放过你这没胆色鬼那是休想!”

啪!

张殷殷一声痛呼不敢置信地转过头来见纪若尘手持木剑正冷冷地看着自己。这一次她眼看着纪若尘举起木剑以剑作鞭竟又狠狠地在她臀上抽了一记!

她眼睛立刻红了大滴大滴的泪珠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吃吃地道:“你……你竟然敢打我……打我……”

纪若尘又举起木剑道:“说!以后你还敢不敢再来纠缠?”

张殷殷咬牙才道了声‘你这没胆的色鬼……’就又是啊的一声尖叫原来大腿外侧又吃了一记木剑!

在张殷殷痛呼声中纪若尘木剑飞舞在她背上、臀上、腿上连抽了十几下这才停了手。张殷殷此时又羞又惊已有些呆了泪水滚滚而下却又死咬着嘴唇不肯哭出声来。纪若尘又问她服了没有她只是不住摇头。

当年龙门客栈也不尽是黑店生意好时多半时候是间规矩客栈。但规矩客栈就少不了遇上吃白食的。掌柜的自有绝招那就是男的扒了衣服赶出店去女的吊打一番再行轰走。此举收效颇佳自此少有人敢在龙门客栈里吃白食。当时纪若尘曾问过为何不是男的吊打、女的裸奔如此岂不是更加为客栈立威?掌柜的只是笑称这样会出人命咱们开店的小本生意只为财不图命。纪若尘立时想起了诸多肥羊心下当然颇不以为然。

纪若尘手段多数是自掌柜的身上学来此时见张殷殷不肯屈服为给她吃个大教训当下祭出了吊打这一无上法宝。

他嘿的一声又举起了木剑张殷殷立时吓得一缩。但木剑这次并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回到了纪若尘腰间。

纪若尘冷笑着道:“你若纠缠不休再落到我手里的话那这次的打就还是轻的!”

他话音刚落忽然口一张忍不住又喷出一口鲜血。两人离得极近这一口血倒有小半喷在了张殷殷身上。张殷殷躲无可躲猛然间又想起了纪若尘右胸上那恐怕巨大的伤口好象就是她刚才一剑刺的于是心中轻颤一下怒意消了一分。

纪若尘知道吊命的灵丹药效将褪当下连话也不敢多说一句立刻转身向太上道德宫急行而去。堪堪走到太上道德宫侧门外时他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临陷昏迷之际他迷迷糊糊地想着:“究竟是宗内何人……想要杀我?”

此时铸剑台下只剩下张殷殷一人她自幼修道只要有时间这点束缚是难不倒她的。当下她闭目颂诀忽然清喝一声手上绳索已寸断而开。

张殷殷四下环顾此时除了苍山冷月身边再无人迹。她呆立片刻忽然仰天大哭起来哭了数声后又猛然擦去眼泪大叫道:“纪若尘!此仇不报我张殷殷誓不为人!”

她接连下数个狠誓忽然觉得手上感觉有异抬起来一开才现手上袖上竟全是血迹!她一颗心怦怦乱跳又用左手在脸上摸了一把借着月色一看手心中果然血迹斑斑!

张殷殷立刻慌了漫山飞奔想要找一两处泉水洗去脸上血迹看看有什么伤痕没有。

她心狂跳只是想着:“纪若尘!你若是敢伤了我的脸本小姐一辈子跟你没完!呸不对如此奇耻大辱早就该一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跟你没完……”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