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十五 人间 (四)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十五 人间 (四)
这一夜纪若尘辗转反侧即无法安心静坐也难以入眠。甚至于炼丹、卦象也会频频出错。那一方青石已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安安宁宁地躺在他的胸口。他心神不宁不论在做什么都会时时停下来取出青石看上片刻。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纪若尘的生活本来很简单想要的东西也很简单。只因自幼流离清苦是以入了道德宗后他一心想的只是保住这梦幻般的生活。在知道了一点谪仙真相以及被刺杀陷害两次之后他想的又只有精进道行以备在有一日再也掩饰不住真相之时也能有一技傍身至少也要逃得性命。

或许是压力过于沉重就是在这春思汹涌的年纪即便是身边美女如云那些绮念遐思也不过在他心中一闪而逝。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心性仍其纯如纸虽然这张纸非是白色。

然而一切都已改变在那场幻境中改变。

纪若尘只要一想到烈火焚城的刹那痛苦就会扑天盖地而来痛得他无法呼吸。那非是焚身之苦而是心内的痛。纪若尘并不知道这痛究竟是些什么但他无法摆脱。痛多了几次他也有些分不清楚焚城是真是幻也就有些麻木了。

纪若尘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只知道大致的年纪等到春暖花开时他就该是二十岁了。

二十岁的纪若尘再看白云苍狗时心境已然不同。

好不容易一夜过去。

天蒙蒙亮时分纪若尘就前往太上道德宫要去藏经殿取几部道藏回来打一下心绪不宁的时光。

专心修道时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但有心事的时候金乌玉兔却再也不肯走快一步。当纪若尘从太上道德宫回来时天色方才大明这时辰不过是道德宗诸人刚刚用完早膳之时。

纪若尘心事重重径直推开院门大步走进正进书房将十余本厚厚道藏往东壁边的架子上一放这才长出一口气转过身来刹时呆住!

书房中还有一人。

她一身素色长衫坐在纪若尘每日坐的椅中手肘支在纪若尘天天苦读的花梨木书桌手中捧着纪若尘出门前尚未读完的《太平诸仙散记》又给桌上的铜鼎添过了龙涎香。看那从容淡定的样子就如这间书房本就是属于她的一般。

纪若尘张口结舌四下一望半天才敢断定这其实是自己的房间。

哪知她微微一笑竟然道:“若尘兄不必客气请坐。”

纪若尘只觉得整个世界一片混乱习惯性地谢了后这才取过一张椅子坐下。直到在她对面坐定纪若尘这才想起这明明是自己的房间为何反而还要谢她?

纪若尘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定力已经乱了。细细思量除了昨日相见时那天崩地动般的幻象外自己此次回来从进院门时起直至将道藏放在架子上竟都对她的存在全无感觉!若是她心有歹意那自己早就不知要死多少回了。看她年纪也不过与自己相若怎地道行差距竟是如此之大?

甚至于此刻坐在她面前相距不过数尺明明就看到她坐在那里但纪若尘就是感应不到她的存在。只要一闭上眼睛纪若尘就会觉得房间中空无一人。

纪若尘不禁心下骇然这意味着什么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他就是因为灵觉有异寻常修道之士不受幻象所惑道法符咒每必中在历年岁考中方能战无不胜。而面对她时因为无从感知到她的方位气息自己几乎所有道法都无从施展!

面对如此对手姬冰仙输得其实一点都不冤。

纪若尘定了定神向她一拱手勉强笑道:“顾清小姐光临我这陋居实在是蓬芘生辉。只是不知小姐此来有何吩咐?”

顾清啪的一声合上《太平诸仙散记》将之放回书桌上。她没有回答纪若尘的问题而是站了起来在书房中转了一圈四下打量一番方道:“若尘兄看来是一个勤勉的人我本以为这个时候登门拜访可以见到若尘兄没想到若尘兄已经出门清修了。”

不知为何顾清一站起纪若尘就觉得坐着浑身难受不自觉的也跟着站了起来。听得顾清的话他道:“刚刚去太上道德宫取几本道藏回来。顾清小姐等了很久吗?”

顾清淡淡一笑负手立于书架前一边看着架上书目一边道:“也不是很久只是一刻而已。若尘兄法器众多典藏如山看来涉猎是极广的。我听闻若尘兄实是由八位真人共同授业看来此事不假。”

纪若尘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顾清看似是在询问但每次都不待他回答就自行说了答案。她口气虽然淡定却无分毫犹豫偏偏她所述又是不假。一时之间纪若尘只觉得说不出的难受面前的顾清似是时时透着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完全透不过气来。此刻主宾之势完全倒置那顾清倒是将宾至如归四字挥到了极处。可是纪若尘完全无法开口反驳只有跟着她在书房中转来转去。

纪若尘忽然有种直觉在这顾清之前他怕是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这个念头刚起顾清左手一引一枚紫晶卦签从屋角杂物架上自行飞出落入她的手中。顾清的手纤长如雪而那枚紫晶卦签灰扑扑的显然蒙尘已久。但当顾清将它拿到面前仔细观瞧时卦签上的灰尘却半点也沾不到她的手上。

纪若尘跟在顾清身后对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终于觉尚秋水说的是对的顾清无论身姿容貌都是极美的越看就越是如此几是全无瑕疵。然而她举止动作又极是洒然大气一如那滚滚浊世中胸怀天下的佳公子全无一丝女儿之态。且她天生的淡漠中又有一丝隐隐的威严心志稍有不坚之人别说是起什么绮念就是稍接近她一些也断然无此胆量。

顾清看了片刻曲指一弹紫晶卦签自行飞回杂物架原位就如全未动过一般。顾清又向书房另一边行去一边道:“原来若尘兄对卦象丹鼎之学也如此有心得。诸艺皆通且能融会贯通难怪可以破得我云中居的八琼真咒。”

说话之间顾清已走另一边的书架旁抽出一本薄册随手翻看起来。纪若尘见了终于咳嗽一声道:“顾清小姐这个……这本&1t;太清玄圣篇>乃是我宗三清真诀的一部分小姐观之似有些不妥。”

顾清哦了一声依然信手翻阅只是淡淡地道:“这个无妨。我来前曾经拜访过紫阳真人他已经答允过道德宗内典藏尽可任我取阅。”

纪若尘大吃一惊实在想不通紫阳真人何以会任一名云中居弟子取阅本宗秘典。可是顾清身份特殊气质如华想来是不会在这种大事上说谎的。况且以她的道行修为也实没必要盗看这部太清玄圣篇。

但此事仍然显得十分古怪顾清身为云中居高弟翻阅道德宗典藏的要求本就无礼更奇的是紫阳真人居然会答应!纪若尘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似是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顾清翻了几页又将书放回书架这才在纪若尘书桌旁坐下。这一次她又坐了主位。

纪若尘苦笑一下只得在陪客位置上坐下。

顾清微微一笑一双亮如晨星的眼睛凝望着纪若尘动也不动。纪若尘被她这么一看登时全身上下皆极不自在如坐针毡简直是度日如年。他只盼顾清少看片刻可是顾清大气异常有包容天地胸襟显然不把区区男女之防看在眼里只是盯着他看个不休。

仅是片刻功夫纪若尘已被她看得面红耳赤汗透重衣。

终于顾清微笑道:“听闻若尘兄有一方异宝青石不知可否相借一观?”

纪若尘好不容易等到顾清说话刚刚松一口气骤然听到这一句话刹那间手足冰冷动弹不得。

顾清也不着急只是坐在那里静等着纪若尘回答。

纪若尘这一次几乎是倾尽平生之力方才镇定下来。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顾清小姐说笑了我这里的确是有些法器可是青石什么的倒是从没听说过……”

在顾清那双似可穿透人心的清澈目光前纪若尘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一句时已细若蚊鸣。这几句话底气之不足就连数岁孩童都会知道他在说谎。

纪若尘默然片刻终于长叹一声知道秘密揭开的一日终于到来。不管怎样能够拖延四年多已乎他的预期。这顾清道行深不可测纪若尘知道自己就算下了拼死之志也无逃脱可能。

人心最柔弱的时候就是命运未定之时。此时真相即将大白纪若尘反而不再慌张他默默取下颈中青石递与了顾清。

顾清接过青石以指尖轻轻抚摸良久不语。片刻之后她似是隐隐叹息一声竟然又将青石还给了纪若尘然后道:“我并无恶意若尘兄何必立下决死之志呢?”

纪若尘不禁啊的叫了一声。

顾清就如会窥探人心一般接连道破他心事连番打击之下纪若尘终于再也维持不住镇定。他知道自己失态脸上一红将青石又挂回颈间默默坐下等待着下文。那顾清此来必不简单现在既已掌握全局那么接下来想必就要提要求了。

顾清再打量了一下书房若无其事地道:“若尘兄独居苦修这份心志是令人佩服的。左右我还要在道德宗呆上数日这几日中我就来陪若尘兄读书清修你看如何?”

纪若尘万想不到顾清提的竟会是这等要求一颗心瞬间跳得山崩海啸一样热血上涌脸上如着了火。这一惊非同小可!

“这……这……”纪若尘声音细如蚊鸣半天才道:“……这有些不妥吧?”

顾清黛眉微扬道:“哦?若尘兄不愿?”

纪若尘定了定神知这顾清高深莫测还是离她越远越好于是一咬牙道:“蜗居简陋恐污了顾清小姐仙驾。”

顾清忽而微微一笑与以往那一闪即逝的笑容不同这一次的笑凝于她唇边眼角历久而不散。她凝望着纪若尘搁在书桌上的右手食指一抬起始一下一下、轻轻敲击着书桌。那雪白的纤指每一次落下清脆的敲音都会震得纪若尘心慌神乱。

顾清纤指骤然一停就此凝于空中!

纪若尘的心刹那间悬到了嗓尖!

“若尘兄身怀解离仙诀却不知贵宗真人晓不晓得呢?”顾清清亮的眼中隐有笑意。

恰如晴空霹雳!

纪若尘倒在椅中张口结舌地看着顾清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顾清长身而起负手向书房外行去。纪若尘挣扎着站起默默地跟在她身后。行到门口之时顾清停下脚步略略回道微笑道:“我虽不理会尘间浊事却非是不通世故。今日打扰已久这就告辞了。明日一早当再来拜访。”

纪若尘凝望着她那惊心动魄的侧面嘴几张几合才硬是挤出几字:“欢迎之至!”

顾清一声轻笑也不要纪若尘相送就此飘然远去。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