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十五 纵情 上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十五 纵情 上
路镇南依山北面水东西向的官道穿镇而过。本地的雨前茶、烧牛肉在方圆百里内小有名气颇有些人杰地灵的气象。

在修道之士眼中这个镇子恰好建在地穴之上灵气丰沛是以途经此地时往往愿意停留片刻。这块小地方百里之内倒也有两个修道小派。

此刻天色虽早镇中最老的一座茶楼中已坐了七八桌客人。其中一个青年道士凭窗而坐把玩着手中的青瓷茶杯望着云雾氤氤、晨色初明的天际似是满腹心事。他双目若星鼻似悬胆俊朗刚毅中又透着一线温润生得实是一等一的人才。他虽只点了一壶清茶但掌柜的知道往来道人中多有异士何况这青年道士生得如此不凡想必是出自名山大川的自然不敢怠慢了。只是那些伙计不知为何都有些不敢走进他三尺之地去。

这青年道士正是纪若尘。他离了西玄山后依着神州气运图的感应慢慢一路东行已过了近月时光。路过此地时心喜这里灵气丰沛就留下来喝一杯清茶。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在他眼中窗外茫茫雾气中正有一个窈窕身影在翩翩舞动舞姿时而空灵出尘时又如利剑出鞘杀伐之气冲天而起。她秀有些纷乱口中噙着一柄湛蓝仙剑回旋舞动时容颜偶现赫然正是姬冰仙。

姬冰仙自然不会在此地雾中种种景象只是纪若尘在回忆与她那一场激斗而已。他已有修成玲珑心法相的迹象但凡经历过的事只要愿意就可完完全全的在眼前复现。纪若尘端坐不动心神中却正与姬冰仙激战不休。当时他进退自如举手投足皆圆转如意看似战得凶险实际上姬冰仙完全被他控中掌股之间落败只是迟早之事。然而此时在神识中复刻当日一战纪若尘却斗得艰苦之极数度要败下阵来。

纪若尘一边激斗一边思索。当日他决心下山之际心潮汹涌起伏如狂涛怒潮完全不受自己操控。一见到姬冰仙前来挑战纪若尘立时切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似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每一下攻击都浑若天成自然而然的就切入了姬冰仙的破绽。在他眼中姬冰仙周身真元流转若隐若现每当新道法蓄势待之时真元就会相应凝聚。既然对她每一个道法都洞若观火姬冰仙又如何不败?

其实每一个道法都有破绽越是威力强大的破绽就越明显可是看得到是一回事抓到住又是另一回事。道行到了道德宗九真人的境界大多道法都是念动即生纵有破绽谁又能抓得住?

纪若尘此时已注意到了自身的变化。每当他晋入那玄妙道境体内真元立刻变成混沌一片经脉若有若无根本不知道真元从何处来向何处去只知道自己想做什么随心所欲的去做就是。如在玄妙道境之中一举一动都似乎可从天地万物中借得一缕灵力从而威力大增。纪若尘刻下回忆以往每次打人闷棍时似乎也曾晋入过这等境界只是自己不知而已。

然而这道境好是好了却也不是十全十美。一来如何在这种境界上再进一步纪若尘是全然不知似乎只能撞撞运气。二来所谓道由心生一旦引这等道境他行事就会变得随心所欲全无顾忌。如激战姬冰仙时他动手时就有许多轻薄之意与平素里的为人全然不符。如果说开始时是为了扰乱姬冰仙心神的话那最后夺下她口中之剑还顺手在她面颊上抚摸一记就无法解释了。

这道境威力虽是极大然而与三清真诀实是背道而驰。三清真诀端方严谨煌煌有天地之象乃是以堂堂之势直达飞升至境的无上正法。只要修到了玉清境界就可引来天劫度劫成功即能飞升。然而与太清、上清真诀一样玉清真诀也分成了九个境界如修至极处实不可想象会有多大神通!

无名道境与三清真诀如何取舍其实完全不须烦恼自然该选三清真诀。道德宗自广成子以下雄距修道诸派之巅已近千年岂是一时侥幸得来的?

这道境虽然奥妙无穷却是需要妙手偶得才行。比如此刻复刻当日一战纪若尘就很难晋入道境这也是重战艰难之极的原因毕竟他三清真诀上的造诣较姬冰仙几乎差了整整两筹。而三清真诀就不存在这等问题。

纪若尘抚着掌中清瓷茶杯若有所思。他不是不知其中关窍奈何时不我待如何等得了上百年光阴慢慢将三清真诀修到玉清境界?或许十年或许明天顾清就会与吟风携手飞升圆那百世千年的轮回前缘。

如何等得?!

一念及此纪若尘悚然而惊心下又是苦笑摇摇头将这个念头压到了心底最深处再也不复想起。

雾中的姬冰仙重新变得清晰。她忽然侧飞数丈而后虽然稳住身形但又惊又怒败象尽显。当时她正中了纪若尘贴身一记膝撞护身道法都险些被破了。他忆着当时感觉着膝处是她本书转载的腿侧触感柔若无物。再想着姬冰仙如燃火冰山般的怒容与不由自主出的惊呼忽令他心底涌上一道热流有了些许狂乱之意。

“这算什么兽性作吗?”

纪若尘自嘲地想着。可是心旌这么一动荡他杯中茶水立时极地旋转起来却无声无息水面平静无波一滴也未曾溅出杯外。水面中央升起一道细细水气纵横往复状若翔龙。原来心绪这么一波动竟让他又触摸到了那玄妙的道境。纪若尘摇了摇头心念动处收了雾中姬冰仙的影象。

忽然一团浓雾涌进茶楼顷刻间茶楼中相对而坐的人也无法看清彼此。这浓雾如有灵性涌动不休每一个暗角都不放过。浓雾来得快去得也快数息间就散得干干净净。雾散之后茶楼被清洗得一尘不染只是楼中上到宾客下到掌柜伙计人人落得一身湿衫。这显然是有道之士用道法清洗茶楼排场实在不小。

整个茶楼中只有临窗一桌二个中年人衣衫不湿显然是身有道行之人。他们面有怒色望向上楼的楼梯处。

脚步声响起四个青年男女簇拥着一个鹤童颜的青衫老人缓步上楼。那老人长眉如雪目光如刀头上有五缕异色真气徐徐升起在顶心处结成一道暗褐真气直至丈许高处才逐渐消散。纪若尘望见那一道真气心下暗赞。这异象名为五气朝元以道德宗衡量道行已至上清境界。而且老者异象如此明显一道褐色真气几乎肉眼可见说明真元极为丰沛短期内道行又要再向上突破。只不过五缕真气色泽各异说明真元强是强了却尚不够纯正。以三清真诀所载五气皆为青色最后结成一缕青气这才算得纯净可以继续精进。而青气只是入门再向上还有炎红、明金两阶至高则为紫金色。青气以上各色全由天资道心决定与苦修无关。

那两个中年修士也望见老者顶心真气面色一变皆转过头去自顾自的饮酒喝茶不敢再多说什么。

五人落座之后居中一个少女四下环顾一周目光只在那两个中年修士身上略一停留眼中即有不屑之色。至于那些没什么道行的凡人她根本看都不会看上一眼。当她望到纪若尘时双眼忽然一亮道:“咦那个小道士倒是生得一表人才的不知道是哪派的弟子。”

她身边一个高大青年见纪若尘一身湿衫当即皱眉道:“可我看他不象有什么道行的样子。”

少女黛眉一扬不悦道:“他虽然现下没什么道行可不见得天资也差说不定是他师门太差没有教好弟子。师祖可是叮嘱过让我们多找些天资出众的弟子光大门户的他道行越低越好没有道行最好!”

被她这么一番抢白那青年惟有苦笑不再争辩看来这少女在门户中地位不低。那少女转向老者道:“贾师叔祖您不是想在闭关之间再收个弟子吗?这小道士怎么样?”

老者向纪若尘望了一望眼中神光转动不休。那边纪若尘只是望向窗外根本不知道正被人注视着。那老者上上下下人仔仔细细地看了纪若尘数次才摇头道:“这孩子生得不错可惜身上灵气全无比寻常人还差些。”

先天灵气仍是修道之基世上大多道法皆从灵神中一点先天灵气入手逐渐修出神通。老者既然看出这小道士全无先天灵气那今生成就就极是有限就是修上百年时光也不若这少女修习三年的进境。

少女哦了一声登时大失所望。她又向纪若尘看了一眼不明白何以这小道士如此一副出尘模样却全无灵气。这老者道行仅次于掌门师祖在修道界也颇有名声。他说没有灵气那这小道士就是没有灵气。

那高大青年又向老者道:“师叔祖此次在西玄山大展神威截下了七名妄图回山驰援的妖道并亲手格杀为的上清妖道现在各门各派提到我们重楼谁不多了三分景仰?只可惜您要回山闭关不能再领我们多杀几个妖道了。”

老者捻须微笑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回想道德宗强横霸道、硬生生逼死你们师兄之时犹在眼前。如今不过数年辰光道德宗即沦落至人人喊打的地步。若说他们不是恶贯满盈只怕谁也不信。”

他顿了一顿待众人称颂一番后才叹道:“灭一个上清妖道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道德宗号称上清九十九灭了这一个可还有九十八个。然我重楼派之中除了我与掌门却再无人是这些上清妖道的敌手。若不是此次道德宗触了仙怒受了天罚我重楼派想要报这都奇耻大辱还不知要何时何日!此番我闭关之后你们几个切记要时刻精进道行不能荒废了。若见到有资质的新人也要多多引入门墙如此方是我重楼派扬光大的根本之道。”

那高大青年道:“师叔祖出关之后重楼心经想必已修行圆满到时剿灭道德宗那些上清群妖又何足道哉?”

老者抚须笑道:“话也不能这样讲……”

此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轻轻叹息有人道:“话的确是不能这样讲。想那上清真诀共分了九层境界你贾似道就算闭上五百年的关把重楼心经修到极处最多也就与上清神仙境相当而已。休说道德宗九脉真人就是那些初入上清境的道长你又剿得几个?”

此言一出重楼派众人立时大怒四下寻找那胆敢出言不逊的狂徒。可二楼上坐着的都是些凡人惟一有点道行的就是那两个中年人。那二人一见重楼派诸人的目光望来脸色都是一变忙拱手道:“这可与我等无干!”

那少女拍桌怒喝道:“不是你们还能有谁?!”

她这话倒也没错。修道者与凡俗众人一者在天一者在地。天下围攻道德宗这等在修道界中千年不遇、人人知晓的大事也不是一众凡俗能够知道的。何况话那人似乎对道德宗和重楼派功法都有所涉猎惟一的可能自然就是这两个中年人了。

那老者皱起双眉眼角也未向那两个中年人看一下其实心下惊疑不定。这老者名为贾似道乃是重楼派掌门张弥然的师弟修为精深重楼心经已快练至顶峰。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当然知道重楼心经在修道界中不过算是中等法门纵是练到了极处能不能达到道德宗的上清神仙境还难说得很。这等修习法门境界上的差异正是重楼派几百年只是个三流小派而道德宗雄踞当世的原因。

此次他与道德宗上清妖道一番死战后心中忽有所悟是以才要在围攻西玄山正急的时候返回重楼期待十载闭关之后能够突破重楼心经的极限。这才是关系到重楼派百年兴衰的大事。这人能够一语道破重楼心经的关键想来必是个劲敌。

在那两个中年人急急分辩之时忽然旁边一道微风越过重楼派一众弟子向贾似道飘去。方才那个声音道:“是我。”

少女急忙转头望去却见那个面容清秀、满身空灵之气的青年道士正腾身而起轻飘飘的向这边跃来手中一根毫不起眼的黝黑铁棍直取面有讶色的贾似道。

贾似道眼中登时闪过一丝讶色。

那青年道士若一团轻絮飘来似缓实快刹那间已自重楼派几名晚辈弟子间穿过。这青年道士动作迅若鬼魅奇的是行动间竟然不透分毫真元。若不是他叫了那么一声就连贾似道都没现他的行动!

就在铁棍距离贾似道还有三尺之际青年道士身上终于透出一丝微弱的真元气息立时就被贾似道神识牢牢锁定。

贾似道长眉一展面色已平和了许多。既然这小道士已被他神识锁定那么待会自然有数道厉害道法等着他。何况这气息一透立时让贾似道看出他道行实在不高距离自己着实要差上了三五筹去。想来他刚才能够瞒过自己耳目该是用了一种玄妙的身法。道德宗号称道藏十万册里面有自己看不透的身法实不出奇。这小道士看来是道德宗的外门弟子他若是一直坐着不动倒真能蒙混过关只可惜沉不住气抢着要来送死。

在电光石火的刹那贾似道左手抚须右手一张顶心真气立时分出五缕来在右手五指指尖绕过一圈旋即在掌心前结成一面小小的兽纹盾牌迎上铁棍棍梢口中犹有余睱道:“哼!原来是道德宗余孽实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一句话未说完只听得扑的一声响声音虽轻却有如春日闷雷含威不露。整座茶楼都晃了一晃那些没有道行的俗人没什么事反而是两个中年人以及重楼派的一众弟子听了这声雷只觉气血翻涌体内真元狂冲乱突道行低些的立时就喷了一口血出来。

贾似道双眉倒竖骇然看到掌心真元盾骤然四分五裂却阻不了铁棍分毫!情急之下只得一把抓住铁棍棍梢。五指只与铁棍一触贾似道立时如遭雷殌只觉一道惊天动地的大力扑面而来完全无可抗拒!

顷刻之间他右手掌骨、臂骨乃至全身骨骼都碎成粉末经脉内原本提聚起准备动道法的真元再也不受控制纷纷炸裂开来将沿途经脉乃至关窍都震了个稀烂。

呼的一声贾似道倒飞而出重重撞在楼柱上。他口一张喷出一口鲜血血喷到半途已化成熊熊碧火倾刻间将他躯体烧成飞灰但听得丁当一声只剩一块烧不去的玉佩落在地上。

纪若尘右手一带几乎耗尽了真元方将那沉重如山的定海神针铁收了回来。神铁回手之际荡出一圈若有若无的罡风。罡风悄然掠过重楼派众弟子只听数声闷哼那些重楼弟子面色转为苍白鼻中流下两道鲜血头向下一垂就此不动了。

纪若尘一领袍襟云淡风轻地坐在贾似道先前的位置上望向对面的少女。此时重楼派众人中只有她还坐在桌前毫无伤。少女面色惨白犹自不敢相信刚刚在自己眼前生的这一幕。

“你……你……”本来颇有胆色的少女玉容惨淡指着纪若尘却说不出话来。

纪若尘笑了笑道:“我留你一命是要你给张弥然带一句话。一名道德弟子的命须得十名重楼弟子来还。今天没杀够的数日后我自然会上重楼去取。”

说罢他长身而起飘然而去。只是纪若尘并不知晓在他离山的这一个月里天下大势早已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直到纪若尘的身影消失许久茶楼中那少女才缓过神来。她疾冲到窗前但见窗外飘起如烟细雨哪还有纪若尘的影子?

她咬了咬嘴唇忽然叫道:“那道德宗的妖人你们倒行逆施弄得天怒人怨早晚要受天劫仙罚!现在纵然能让你猖狂一时但天下虽大却根本无你容身之处!”

蒙蒙烟雨之中纪若尘淡然一笑根本没将那少女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在一点一点平复着因杀戮而激荡不休的心境。他舒展了一下身体将缚着定海神针铁的丝绦紧了一紧。击杀贾似道后这根神铁眼下可有四千多斤重背着实在是吃力得很。

那贾似道可说是流年不利对纪若尘存了轻视之心只用上了六成真元偏这定海神针铁又凶厉之极几乎是各类护体真元道法的克星被纪若尘以道境运使更是威力倍增。此消彼长之下贾似道如何不死?

只是纪若尘还不知道在离山的这一个月里天下大势早已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