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四 西北望,射天狼 中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四 西北望,射天狼 中
已过中夜丹元宮中一片寂静。

玉玄真人独坐丹心殿只觉身心俱疲。今日轮到她主持西玄无崖阵尽管与紫阳真人不睦但在这关乎全宗存亡的大事上她仍是尽心竭力。整整一日她都在苦苦支撑维持大阵不露丝毫破绽终于坚持到太微真人换手时大阵也未被仙莲攻入一次。如此看去单以她在守阵中的表现而言足以名列诸真人之可是玉玄真人心底其实清楚并非如此。守阵结束时其它真人是不是仍行有余力且不说只说玉虚真人他率先守阵三日三夜被仙莲攻入过后又悍然反击斩杀仙阵二名修士重伤五人最后又一剑击破仙莲如此修为实比玉玄强出了不止一筹。

如紫云、紫阳真人年纪比玉玄大了一辈有余虽然目前修为比她深了一线但至多再过二十年玉玄就有把握越这两位紫字辈的真人。但玉虚真人与玉玄真人辈份相同年纪也是相仿道行竟然相差这么多每每想起总是夜不能寐。

玉玄轻叹一声自己以五旬之龄修至上清真仙之境如若只是个普通弟子当会轻松快乐得多。自接掌丹元宫后她就为本宫展殚精竭虑修为进境也慢了下来眼睁睁看着玉虚真人一骑绝尘。去年此时玉虚真人仍在上清灵仙境内徘徊但前日一战玉虚真人于天下群修前立威恐怕已晋身上清至仙境距离玉清大道只有一步之遥。

而且玉虚真人修成法相又是轩辕纹更增道法威力。三清真诀衍生法相数百种这轩辕纹位列四神相平素百年难得一见威力绝非寻常法相可比。玉玄虽修成了离火翼与莫干羽凰两种法相与轩辕纹一比却如皓月萤辉的差距。

若不是执掌的丹元宫积弱已久如若年轻时师父可指点得再明白些不去修那驻颜不老的凝玉诀……每当浮起这两个念头玉玄就觉心中纠结、懊悔又有不甘。她本性争强好胜何时肯承认过技不如人?身为女子想要在道德宗出人头第实要多付出十倍艰辛。

想到恨处玉玄倦意全消伸手取剑欲练上一路剑法消解胸中积郁之气。哪成想竟一把抓了个空。玉玄这时才想起回宫时已将法剑交与弟子收在隔壁好时刻以万年寒泉温养。玄火羽蛇也被她打到殿外自行择地采吸满月精华去了。

整个丹元宫一片死寂诸弟子清修的清修打坐的打坐皆在为下一次轮值守阵做准备无人乱走。

玉玄真人轻叹一声在沉香木榻上坐下随手取下头上束用的玉剑任由青丝披散而下。丹心殿地面皆以青玉石打磨而成光可鉴人映出了一个容姿绰约的妙龄女子来。一眼望去倒影里的玉玄星目似流波香腮若凝脂恍若还不到双十年华论容貌之佳堪可与含烟一较短长。只是那些许在眉梢嘴角流连不去的煞气点醒了她位高权重的道德宗一脉真人身份。

望着自己如玉容颜玉玄不禁一声轻叹。或许放下丹元宫这付重担自己会轻松许多吧?

可惜世事从无如果。

玉玄面上落寞之色渐渐消去双目垂帘就要起手温养三清元气。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响起直向丹元宫而来不片刻功夫殿门轻轻叩响玉真在殿外道:“师姐歇息了没有玉真有事相商。”

玉玄黛眉微皱不知玉真中夜突兀来访有何要事。不过她与这位小师弟素来关系和睦于是道:“师弟请进。”

玉真推门而入乍见玉玄真人身披鹅黄道袍秀垂肩的风仪也不禁呆了一呆然后方将殿门小心掩好。

玉真托着一个乌檀茶盘上置紫砂松梅壶与两个茶盏径自走到玉玄榻前将茶盘放在榻几上方笑道:“我知师姐今日辛苦因此特地去了次常阳宫从悬崖下偷了三片碧玉银针回来好给师姐清心补气。”

玉玄不禁有些好笑这个玉真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仍不改飞扬跳脱的性子。他年纪虽轻辈份却高好歹也算道德宗的前辈怎么还会胡乱去常阳宫偷茶?若是让人现了成何体统?看着玉真清秀精致、仍是十六七岁少年的模样玉玄心底油然生出些怜意。他们师父早逝玉真的道法有一小半是玉玄代授算起来多少有些师徒之谊。自执掌丹元宫后玉玄越来越忙有些顾不上玉真的修业更没有刻意约束他的性子。玉真天资聪慧若能及早改掉轻浮跳脱的性情修为定不止于目前的上清高仙之境。

玉真将带来的雪水注入茶壶以掌心真火温壶烹了一壶好茶正好倒满一杯敬给玉玄。这三片碧玉银针果是极品隐有一缕清香闻之就令人神清气爽。玉玄真人也不客气一饮而尽登时精神一振微笑道:“师弟你宝贝也献过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玉真犹豫片刻方道:“师姐有些话我也不知当不当讲。我怀疑玉静师姐正与紫阳真人勾结想要将师姐从真人的位置弄下来。”

玉玄性情刚烈若是以往听闻此事必定大怒。她执掌丹元宫多年怎会不晓人情世故?早就看出玉静对自己坐了这真人之位极为不满。现下自己联结数位真人刚刚与紫阳真人翻脸玉静就去勾结紫阳真人如何让人不怒?

但今日的玉玄真人却非以往她心防悄然裂开一道缝隙多年积累的疲累流泄出来半点怒意都生不出来。玉玄真人轻叹道:“师姐……唉!如果她能将丹元宫带出困境就将这真人位置让与她又有何妨?只怕她坐上两年后就会后悔了。”

玉真急道:“师姐万万不可这么想!玉静师姐心胸不宽最是记仇。如果她做了我宫真人那么你那十几个弟子日子可就难过了。”

玉玄真人微笑道:“她那点道行也敢来欺我吗。”

玉真面上犹豫之色一闪而逝但玉玄真人早已看见于是问道:“师弟可有何话不方便讲吗?”

玉真垂道:“这个……不敢欺瞒师姐。前日晚我本要指点石师侄道法因此先行在……这个……静思园等她……”

玉玄真人闻言面上隐隐凝起一层寒霜玉真指点小辈女弟子道法何须约在夜晚幽园?不过她并未打断耐心等着下文。

玉真续道:“哪知石师侄未到玉静师姐却与一个陌生人来到静思园。我不敢出来只好隐在一旁。却听玉静师姐与那男子计议要配一副药出来设计让师姐服下待制住师姐后再找个年轻英俊的男弟子来将你们剥……那个放在一起再引众真人到场。那时师姐身败名裂……”

玉玄真人黛眉竖起喝道:“够了!”

玉真吓了一跳不敢再说。

玉玄真人面若寒霜胸中一股怒意升腾而起。玉真宁可自暴其短也要将这阴谋告诉自己自不会说谎。只没想到玉静竟然如此阴毒想夺真人之位也就罢了为何定要置自己于死地且死后也落不下清白名声?

玉玄真人心中怒极竟有些眩晕之感不过多年磨砺她盛怒下还能理清思绪略一转念再问道:“你方才之话可有证据?”

玉真道:“有了前话我对玉静师姐的行踪格外留了个心眼昨日清晨见她从药库出来手上几味药皆是天仙一梦散的配药。于是晚上趁玉静师姐出门之机我潜进她宫内看了看果然现两瓶新炼制的天仙一梦散。”

天仙一梦散无色无味是极猛烈的迷药向来是邪道恶人最喜用之物。玉静偷偷炼制这等阴毒药物不管用途如何只要被抓到都是一个大过失。

玉玄真人也是决断之人当即起身道:“这药在哪里?师弟你来带路。”

玉真望着玉玄面颊上泛起一抹有些异样的紫色忽然笑着一指空茶杯道:“药就在这里。”

“什么?”玉玄真人先是一怔旋即明白过来不由得又惊又怒指着玉真道:“师弟你……”

玉玄真人这么一怒忽然热血上冲眼前不由得一暗望出去一切都变得有些模糊体内真元更如雪遇艳阳顷刻间化消殆尽。她摇晃一下竟站立不定软软倒下。

玉真抢上一把扶住玉玄真人笑道:“师姐切莫动气越生气药力得越快呢!”

玉玄真人此时神智无比清醒全身却完全动弹不得就连深藏玄窍之内的真元也一一化散。此刻以身受之她才知天仙一梦散药力实比传言中的要猛烈得多。

玉真将玉玄真人打横抱起斜靠在榻上极为轻佻地捏捏她的脸蛋轻笑道:“师姐这一身皮肉可比那几个师侄强得太多了。”

玉玄真人惊怒之中暗生寒意玉真行为如此放肆看来再无转圜余地。但她仍是震慑心神希望能有一丝转机缓缓道:“师弟原来与紫阳勾结的是你。这些年来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么做?”

玉真一边慢慢将她道袍丝绦一根根解开一边道:“师姐是待我很好可是谁让师姐你生得如此可人让我朝思暮想了三十年?而且师姐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上紫阳真人这才给了我千载难逢的机会。”

此时玉玄真人道袍已被完全解开露出了素绢织就的内裳玉真赞道:“师姐国色天香穿这素淡内裳果然别有风味。”

玉玄面色淡定凝望着玉真的眼睛道:“师弟你如此放纵可知今生无法修成大道?”

玉真哈哈一笑双手握住她的胸口不住隔着内掌抚弄那双软玉道:“师姐说笑了放眼天下往往几百年才能出一个飞仙。这等好事哪里轮得到我?与其辛苦一世到头落得一场空还不如活得轻松快乐些。就是以师姐你的天姿不也修不进玉清大道吗?不过师姐你这双玉兔倒真是大小合宜弹力过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你的脸一样白?且待师弟我看上一看……”

玉真抓住玉玄真人内裳正待一把掀开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冰冷、湿滑的声音:“就知道你这蠢物办不成大事还得我来善后。我早和紫阳那老东西说过不必多此一举了。”

玉真登时惊得魂飞天外!他全力向旁闪开手忙脚乱自怀中掏出一枚玉尺这才抬眼望去见殿前立着一个面色木然的青年道士全身上下冷冰冰的全无半分生气。玉真玉尺勉强指向来人喝道:“你……你是何人?”

他话音未落榻上玉玄真人忽然一声闷哼晶莹如玉的右肩突然冒出一截墨玉锥锥尖来!玉玄体内少许提聚的真元登时溃散。

玉真愕然望向玉玄面色骤然惨白如纸!此际玉玄身后立着另一个道士正不慌不忙地自袖中取出另一枚墨玉锥慢慢插入玉玄真人左肩直至锥尖自肩前透出方才停手。但令玉真骇然的是这道人竟然与殿中站着的那道士生得一模一样!

纵是双生兄弟气息也有差别玉真修为不低自然分辨得出来。但这两个道士不光面容身材一样就是气息也是完全相同。

玉真面色苍白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忽感背后触感有异立时转身这才现身后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道人与自己相距不过三寸。而且这个道士与殿中另外两个道士无论是气息还是容貌都是绝无分别!

玉真冷汗瞬间已透重衫几乎拿捏不住掌中玉尺。此时玉玄真人忽然哼了一声冷道:“沈伯阳!没想到紫阳真人为了对付我竟然把你给放了出来倒真舍得下本钱。”

三个道士同时微笑身上冰冷阴湿的气息登时消散代之以温暖和煦令人不由得心生亲近之意。前后气质变化之剧烈让玉真看了不觉又是一呆。此时玉真方觉这沈伯阳也是生得一表人材。

沈伯阳微笑道:“那老东西本不让我出手的。还好你这个师弟色令智昏居然没有觉你借着说话拖延时间暗中提聚了真元。他还道天仙一梦是天下无双的迷药呢!若不是他办砸了事我也不好意思出手。其实以我本意该当找个月圆之夜好好领教一下玉玄真人的仙剑才是可惜那老东西说什么也不同意。”

玉玄冷笑道:“想领教我的仙剑?很好你可敢放我起来与我较量一番?”

“我的确很想领教一下哪怕是输了……”沈伯阳面上忽然涌上一阵红潮双眼微闭全身颤抖不已就似得了极大的欢愉一般喃喃地道:“就算被你一剑刺穿慢慢地割开我的皮肉切断骨头再自另一端伸出来然后我很热的血再顺着你的剑锋流下来……”

殿中三个道士同时打了个寒战然后张开双眼但见他们眼中清澈如水方才的狂热偏执早不知去向。沈伯阳淡淡一笑道:“玉玄真人你当我和你一样愚蠢吗用这么简单的激将法来对付我?看来得给你个教训。”

站在玉玄真人身后的道士握住一把墨玉锥直接将她**挑了起来然后一把将她的道袍撕下又扯去了上身内裳。墨玉锥与血肉摩擦的剧痛登时令玉玄真人面色惨白。痛楚尚可忍耐然而解衣露体的羞辱令她几欲晕去。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沈伯阳悠然道:“玉玄真人如果有暇不妨品评一下我这自创的四相法身看比之四神相、三奇相如何?”

说罢沈伯阳忽然盯住玉真冷然道:“这里没你的事了滚!”

玉真正盯着玉玄**几乎眼睛都瞪了出来被沈伯阳一喝不禁目露怨毒。他是对玉玄有非份之想可沈伯阳做的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沈伯阳冷笑道:“你还不服?哼若不是看在老东西的面子上我早就杀了你这废物。再不快滚我就阉了你。”

玉真紧握玉尺正拿不定主意时忽觉背后突兀一阵剧痛喀的一声响腰椎竟已被击折!玉真一头栽倒在地痛得面容扭曲他勉力四顾只见殿中三个沈伯阳立在原处一齐冷冷望着自己可是却找不到偷袭自己的人。

沈伯阳冷笑道:“真是蠢材!我都说了我的法相是四相法身而你只看到了我三个法身还不知道提防吗?”

玉真这一下伤得极重而且还不知沈伯阳用了什么手段伤的自己可想而知双方道法差距哪还敢逞强当下勉强爬起退出殿外。他腰椎虽断但这等伤在修道人身上远非致命还能挣扎着走出殿去只是这一路苦楚是免不了了。

沈伯阳三个法身皆走到了玉玄真人身边将她身上残余衣物扯去其中一个法身抓住两柄墨玉锥生生将玉玄提在半空另外两只法身的四只手不住在她身上游走肆意亵玩着。此时的沈伯阳眼中透着奇异的疯狂下手极重玉玄以道法凝练的肉身也被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她硬生生忍着剧痛和羞辱双目紧闭只当自己死了。

“叫啊!你不是堂堂的九脉真人吗现在不一样落在我手里?今天先拿你开刀!啊哈哈哈!快点给我叫我要听你叫啊!”一字一句沈伯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看上去他已彻底变得歇斯底里。

玉玄一言不呼吸竟然变得匀净起来她心志之坚实令人佩服。

沈伯阳忽然狂色尽去又变成初入殿时那冰寒阴湿的气质。他一只冰寒的手探入玉玄腿间在那里轻轻一扣冷笑道:“玉玄真人你修的可不是双修秘法。只要我在这里稍微用些力气你的道行立时折损一半再也修补不回来。但如果你肯叫那我就留你完璧。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叫还是不叫?”

玉玄唇上血色尽去身体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她张开双眼死盯着沈伯阳低声道:“你肯放过我?只要我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你就连现在的样子都保不住必会受本宗天雷殛体之刑。哼你想做什么尽管施为想要我屈服那是休想!”

沈伯阳微笑道:“今晚之事你不会说出去的。”

玉玄真人面色又白了一分嘴唇微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她的鲜血不住自肩头伤处涌出顺着身体流下自足尖处滴落地面。在寂静的丹心殿中一声声水滴声显得格外刺耳。

一片宁静中沈伯阳悠然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聪明如玉玄真人怎么会做这等自暴其丑的蠢事呢?只怕你宁可代替我身受天雷殛体也不愿今晚之事传扬出去吧?不过我办事稳妥玉玄真人尽可放心你那师弟受了我阴劲一击还想能活着回去吗?”

玉玄真人忽而叹一口气闭目道:“紫阳真人既然派了你来你此刻所作所为他不可能不知道吧?我虽然与他不睦毕竟也算是同源而生他竟能下得这等毒手嘿!”

提到紫阳真人沈伯阳忽然沉默了片刻方道:“他那方实力比你们也强不了多少。若不用我他也找不到旁人了。至于手段……成大事者素来不拘小节我虽然也很想杀了那老东西不过还是得承认这老东西挺能干些大事的。”

这一夜道德宫并不宁静。

紫阳真人似全未听到宫中的吵闹也未看到那些横飞的剑光只是全神贯注的泼墨挥毫。

房门悄然打开沈伯阳无声无息地走进将怀中的玉玄真人横放在紫阳真人床上。紫阳真人屏息凝气直到最后一笔提起方望向玉玄真人。

玉玄真人双目紧闭面色灰白身上随意裹着件鹅黄道袍上面露出半边胸口下边是一双雪白的小腿与赤足显而易见道袍内的她一丝不挂。紫阳真人看着染血的道袍与她肩头的伤口长眉不觉微微皱起。

沈伯阳微笑道:“没破她身子也未损她道基惟一知道此事的玉真也死了。你吩咐我的事我可全办到了。你答应我的三日后与天下群修决战时也遣我出战该不会反悔吧?我那天魔血隐四相法身中可只有血法身还未圆满了。”

紫阳真人一声长叹面有疲色没说什么只挥了挥手。

沈伯阳笑了笑转身离去。临出门时他忽然回头腥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狞笑道:“你放心我杀够五十人就会收手的。”书房中一时间充斥着浓郁得化不开的血腥气息。

紫阳真人似早已见惯了沈伯阳瞬息间气质变幻根本不觉惊讶行到书案前凝望着自己刚刚书就的条幅上面字字力透纸背堪称铁钩银划尽有万千气象!条幅上只四个大字:

天下太平。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