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九 不肯栖 三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九 不肯栖 三
纪若尘忽见那将军如此和言悦色他虽然处世经验无多不过略一转念也就明白了这将军的用意那是怒到了极处要杀光自己九族以为报复于是笑了笑道:“你以为今天还能活着回去吗?”

“大胆!”“放肆!”旁边一众亲卫大声喝骂着就待一拥而上。那将军一抬手亲卫立时收声看来训练有素军纪极严。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将军目光如狼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在纪若尘身上扫过忽然哈哈笑道:“就凭你这点刚够筑基的真元吗?或者是我眼拙看不出你其实深藏不露?”

未等纪若尘回答一名文士便自雅间内走出冷笑道:“将军没有看错这小子的确只有筑基的道行不过是手脚快些、力气大些而已。不过还不知道他师出何人。这也不难待吾试一试他的身手自然就会知道。那时吾当召集同道灭了这狂妄小子的师门!”

这文士面上尽是狂傲之色眼光斜斜地落在纪若尘身上上前几步便要动手。可他余光却瞄着那将军既有立威于军卒之前、又有讨好将军之意。

纪若尘看了心中似有所悟。虽然今日出得相府才算真正入了人世间但他也看到、悟到了太多东西看来人情世故的精微微妙处丝毫不比什么三清真诀浅薄了。

此时一片脚步声响起数名红袍铜甲、腰挎鬼头刀的王府侍卫跑上楼来纷纷喝道:“王府侍卫办差都把兵器放下否则格杀勿论!”原来洛阳王世子越想越觉得后果严重忙不顾宛仪反对将侍卫派了过来只希望还能赶得上别让元仪受太重的伤。

众侍卫气势汹汹地抖出身份谁知平日里一跺脚地都要抖三抖的名头不光没镇住楼上众人几名军卒反而移动脚步将这些侍卫隐隐给围了起来。看着军卒雪亮的刀口狼一般的眼神以及毫不掩饰的杀气王府侍卫们气焰登时消得七七八八。有那机灵的就想悄悄地退下楼去但在这些如狼似虎的军卒注视下又不敢稍动不由得暗中叫苦连天。这些侍卫功夫是有两下的可是平素里欺压良善、骚扰百姓哪需要什么功夫?他们舒服日子过久了与杀人如麻的北地军卒一对上立时就分出了高下来。

那将军低沉地笑笑面上闪过一丝戾色道:“杀了我的弟弟这么轻易的就算了吗?”

亲卫队长见了长刀一指喝道:“哪来的闲人敢冒充王府侍卫?给我斩了!”

数名军卒立刻跨步而上刀光闪烁间已将三名王府侍卫的人头给斩了下来。余了两名王府侍卫不待军卒们动手已吓得坐倒在地一股尿骚味就冒了出来。

骨碌碌一颗人头滚到了杨元仪面前刺鼻的血腥气薰得她小脸一白。不过这小女孩胆子大极竟然拎起裙子一脚将人头向将军踢去。

文士见了不待将军话便踏前一步恶狠狠地道:“都是你这小贱人惹的祸事这次不将你捉到塞外去卖给胡人为奴让你天天被蛮子骑还真是便宜了你!”

狠话放完文士昂然再向前迈一大步口中颂咒周身便泛起数道青蒙蒙的光。他又取出一张符来左手二指成剑指指上燃起淡淡火焰嗤的一声穿过符纸符纸立刻燃烧起来。这文士口里念的是束缚咒手中符咒是烈焰寻心符他这是要一心二用既擒杨元仪又灭纪若尘。世人皆知施放道法需要宁神聚气能够同时施放两个法术显是对道法掌控得精细入微这等本领可是不常见的。

将军眉头微皱不过也未拦阻而是任由那文士施为。

符已燃了一半纪若尘却动都不动文士眼中不屑之色更加浓了。“烈焰寻心符一便会在你心脉中引燃一团心火然后焚断心脉而死你当是寻常火符可以凭动作快闪过去吗?”文士冷笑着想到。

符纸一燃都是顷刻化灰。转眼之间烈焰寻心符已燃到符尾文士指上火焰转成淡淡的红色这是符法行将动的前兆。

便在此时文士眼前忽然一花本在十步开外的纪若尘不知怎地竟已到了面前!看到纪若尘那漠无表情的双眼文士心中狂呼不妙可现在法术已如箭在弦上不得不。

纪若尘动作轻柔半分多余的力气也不肯用握住那文士的手腕随意一折便将他那燃着符纸的手**他自己的嘴里。烈焰寻心咒也罢束缚咒也罢都被堵在了文士腹中。

腹中真元烈焰四下狂冲文士的脸立刻泛起一层紫色喉咙里呜呜叫着可是整只右手都被深深插在嘴里一时哪里拔得出来?

纪若尘松了手退后一步。便在此时他忽然感应到背心一点凉意袭来!纪若尘日夕神游灵觉何等敏锐立时知道自己感应到的只是来袭者的一点杀气至于真元或劲风则是半点也感应不到这偷袭者道行肯定不低隐匿攻敌更可称大师。

纪若尘毫不闪避而是反手向后挥去。他的手臂柔若无骨体内可怜的点滴真元悉数运到了指尖于是食中二指弹出寸许长的指甲闪着森森蓝光显得锋锐无匹。纪若尘虽未回但他习惯了以神识辨识周围看与不看区别不大这反手一抓正好抓向来袭者的咽喉。

嗤的一声轻响纪若尘胸口突出一截闪亮的刀锋刀身厚重锋锐正是北地斩马刀。

中了致命一刀纪若尘却似毫无所觉反手一抓去势反而更加凌厉!他其实本无实体别说一刀就是百八十刀穿体而过也于他全无作用。就在去势将尽时他左手突然伸长一截这绝非生人能够做出的动作亦大出来袭者意料因此随着指尖上传来一点暖意纪若尘知道五指已搭上了来袭者咽喉。他更不犹豫五指皆弹出锋利指甲一把狠狠抓下!

来袭者亦绝非庸手骤变突生时大喝一声竟硬生生止住冲势反而后退一步避过了纪若尘洞金穿石的一抓。而且他眼力更是了得一刀刺入已知纪若尘身体有异当下再次断喝一道雄沛真元传到斩马刀上整口长刀立时出炽热光华!

纪若尘躯体大半仍是虚无不受寻常刀剑斩击可是纯由修士真元化成的刀罡反而对他伤害更大来袭者更是将沛然如山的杀气也注入到真元中所生成的刀罡更是凌厉狠辣。纪若尘此刻真元实际上极其微弱受刀罡一冲不光山河鼎中真炎一暗就连福田中的紫莲也摇了一摇。

两人交击只在电光石火间一触即分。

纪若尘顺着冲势向前一步方徐徐转身意态从容如闲庭散步。他抬望去见来袭者原是那名将军。将军掌中刀上刀罡仍吞吐不定看来不光有修为在身而且道行远那仍在地上挣扎的文士。

纪若尘轻弹五指将指尖上的鲜血皮肉弹去淡道:“将军杀人不少。”

那将军此际面上轻视之色已去但凛然杀机却更是浓郁整个楼面如同飘起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他盯着纪若尘道:“你伤得可比我重。”

将军咽喉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皮肉被纪若尘生生的撕了一块去看上去可怖其实只是些皮外伤对于他这等拥有深厚真元之人来说不过小事一件。

将军狞笑一声手中斩马刀缓缓扬起道:“你年纪轻轻倒还有些胆色。也罢就让本将军送你上路吧!”

适才一击之下这将军已觉纪若尘来历虽奇动作迅若鬼魅但真元薄弱还远不是自己对手。纪若尘动作再快自己也尽可跟得上毕竟真元雄厚方为一切之本。

纪若尘双袖忽然飞出卷住身旁两名亲兵的脑袋倏忽劲但听啪啪两声血肉碎骨脑浆四处迸射算作对将军的回答。

将军饶是城府极深当下也气得胡须颤抖真元澎湃如潮不停地注入斩马刀中眼看着刀罡渐亮刀身中竟然浮起一片青色花纹。这一刀斩出弄不好会直接毁了纪若尘的灵丹福田。

纪若尘静如止水安定地注视着将军的双眼将军那锐利如剑的目光对他全无影响。

将军深吸一口气如同长鲸吸水绵延不绝浓郁的杀气更不住自体内涌出!

杀气攀至巅峰一刻将军双目精光大盛斩马刀嗡的一声长吟便要当头斩下!

便在这千钧一之际忽然一声呼唤响起:“史大将军!”

这声呼唤实在来得太过突然声若洪钟骤然叫破了将军名姓又恰好他气势刚刚升至巅峰之际惊吓非小!史将军只觉胸口一滞一口鲜血便涌上了喉头。他身体晃了一晃这才稳住惊怒交集之下转头向楼梯口望去。

这将军姓史也好姓赵也好于纪若尘全无干系反正他几乎对本朝故事一无所知。因此那叫声传来他只当犬吠毫不动意。

叫声未歇楼梯上便蹿出一个高大矫捷的中年文士但看他红光满面、中气十足就知最近生活优渥、油水十足。

这文士生得相貌堂堂只那么一站便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油然而生正是相府西席济天下。

济天下浑然不觉周围遍布的杀气向那将军一抱拳长笑道:“原来是三镇节度史安禄山安大人麾下第一猛将史思明史大将军!只是不知道这大过年的史将军怎的不与家人欢聚反到洛阳来了?”

史思明满面黑气判断不出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是何方神圣压着性子问道:“先生何人?”

济天下抚须笑道:“在下只是相爷身边一介布衣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不过今日这事与相爷有些干系在下便自作主张赶来此处想劝史将军早日归返塞北。洛阳苦寒冻伤了士卒不好冻了史将军就更是不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史思明面色凝重心下惊疑不定。相爷身边一介布衣?笑话这等贴身幕僚是能时时和杨国忠说得上话的可比一系的等闲小官要重要得多。这等人物怎么会突然跑来?话说楼内冲突从始至终也没多少时间他若是一路从相府快马赶过来也就刚刚赶得及而已。莫非这件事真与杨国忠有关?而且这文士说话高深莫测即指了自己又隐隐点出城外兵卒若说他没有厉害手段跟在后面史思明自己也不会信。

史思明统兵多年是个狠辣果决、当机立断的人物目光在纪若尘、济天下和杨元仪身上一个来回沉喝一声:“我们走!”然后飞起一脚踢倒半片墙壁直接跃出正好落在一匹战马背上扬鞭但听楼外蹄声如雷一路远去。

十余名亲卫分成三队一队断后一队收尸一队跟随史思明层次分明井井有条。

北军如旋风般离去杨元仪也不能在这事非之地多呆一众当事之人离去后自有随后赶来的相府卫士封楼打扫将相关痕迹清理干净并且狠狠威胁掌柜的一番命他不得透露只言片语。相爷二小姐被个莽汉挟入房中不管长短也不论是否有过什么只要传出了消息去就是天大的丑事一件。这等大事若是杨国忠知道了就是灭了在场众人的口也大有可能。

杨元仪受了惊吓自有相府卫士护送回府。得月楼上的诗酒大会也草草落幕一众人等张皇离去作鸟兽散。济天下倒是不急不忙还备了辆马车拉纪若尘上了车慢慢悠悠地向相府行去。

纪若尘话极少几乎整日都不说一句这点济天下早已知道。好在他口才便给当下自顾自地说起史思明的来历事迹又由史思明讲到安禄山再顺势讲到本朝国运历史又由大及小重新归到史思明身上直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因此这一段路走得也不算气闷。

眼见相府在望济天下又说起史思明素以残忍狠辣著称时常将塞外边族数百口的小部落整族屠了因此凶名在外寻常军卒就是与他对望一眼也是不敢。他接着便问上仙此时法力未复何以毫不畏惧史思明的杀气?

纪若尘似乎低沉地笑了一笑可惜济天下耳力不足没听清他究竟笑了没有便听纪若尘道:

“我手上冤魂何止多他十倍?”

济天下忽觉车厢中起了一阵寒风刺骨的凉意透衣而入刹那间手足冰凉。其实车厢密不透风还燃着两个熟铜炭炉暖意融融哪里会冷?

济天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是说不出话来身体也悄然挪了挪距离纪若尘远了一些车厢中就此安寂。

纪若尘安坐今日之事如流水般在心中一一滑过待想到那真火焚心的文士时心中一动问道:“为何有些人越没本事就越张狂?”

济天下略一思索便答道:“这等人或是仗势妄为或是井底之蛙其实比比皆是不必在意。须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纪若尘听了初次对济天下有了几分敬意。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