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十二 无相忘 六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十二 无相忘 六
纪若尘望着姬冰仙如万古玄冰凝成的容颜微笑道:“惭愧我正觉近日心慈手软有些慌恐呢。许久不见你也修入上清了。只是你是如何认出我的呢?”

他回到人间已有些时日又读了《春秋》虽然那书生涩艰晦、不详不尽但好歹也算微言大义加上济天下的指导现在的纪若尘已是稍有心机也懂几分察言观色。在他眼中姬冰仙凝定的目光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激动和坚定当她说出他的名字时甚至可以感到她的道心有些许波动这可不象是在使诈多半是真的堪破了他的来历。如此就有些奇怪了他重返人间休说相貌身材已是完全不同魂魄灵识也迥然有异更与前世断了轮回联系除了那个自称生了阴阳眼的济天下外怎地还会有人认出自己?

或许纪若尘若有所思地望了望正溶入自己掌心的文王山河鼎或许就是此物令姬冰仙认出了自己?不过这也并非很好的理由当年文王山河鼎被他炼化已成为一件与命主息息相关的法宝自己的魂魄神识彻底不同此鼎的气息自然也与以前大相径庭。修道者以气观人而非形也难保天下没有第二件法宝也是鼎状姬冰仙修为至此境界总不会还如凡夫俗子般以貌取人。

姬冰仙双手笼于胸前袖中不知是简单抄手还是在结着什么密印。她秉性直率纪若尘既然单刀直入提问她便道:“入上清境后我主修两个法相一为五色石瞳一为海天月明侥幸的是我都修成了。”

纪若尘于三清真诀了然于胸听后不禁道:“还真是侥幸。不过这和你如何认出我来似乎没什么关系。”

道行晋入上清之后天资高的可自生法相天资低的则可修炼法相看看能否有所成就。法相威力有大小神通有高低不管高下只消能有一个法相道法威力从此便是大增这也是上清之初与太清之极虽只相差一阶但修为道力却相差甚远的缘故。能够身兼两重法相的修士自古罕见。姬冰仙天资绝艳若清修三十年身兼两重甚至三重法相也说得过去然而关键在于她此刻身具的法相实非寻常。

五色石瞳取义女娲以五彩石补天之意是为三神相之一修成后双瞳瞳心五色闪耀可自如操控五行之力。海天月明则与玲珑心并列四奇相以本心倒映世界万物可破万般幻象迷法。姬冰仙同修两重法相也就罢了可这两种法相一为神相一为奇相同修时的个中凶险实难用言语形容。

其实以姬冰仙的资质就是平平淡淡地修炼一生也很可能在今生修成兵解可保无数后世灵识不昩只消有足够机缘万千轮回中总有飞升希望何苦这般冒险同时修炼两种至为强大难修的法相?这等不顾一切增强自身的举动实是疯狂到了极处或许只有那些执念定要得到什么却又知绝无可能做到绝望至极之人才会如此疯狂。

结果姬冰仙不但这般做了居然还成功了所以纪若尘会有实在是侥幸的评价。

不过神相也罢奇相也罢似乎也与姬冰仙如何认出纪若尘一事没太大关系。纪若尘既已脱出原有轮回个中奥秘绝非幻象可一言蔽之。海天月明能映破尘世幻象可映不破轮回因果。

姬冰仙也不隐瞒直截了当地回道:“直觉!”

“直觉?!”纪若尘无言以对。

纪若尘知道姬冰仙从不说谎即是不屑也是不会所以对于如此答案实在是无语至极。

问明姬冰仙此行乃是奉了紫阳真人之命随军相助后纪若尘便分派了一间营帐给她休息自已则回中军大帐静息。

待到万籁俱寂时已是中夜时分。纪若尘于帐中端坐一边徐徐吸纳着山河鼎中吐出的缕缕灵气一边将神识散向四面八方渐入神游之境。三千魂丝已散出大半每根魂丝上都附有少许灵力真元于是随着纪若尘渐渐深入神游秘境他身上的真元气息也随之逐渐减弱由上清落至太清上圣再落至太清高圣境而止。

就在心神与天地完全融为一体时纪若尘眼前忽然浮现一柄古剑那柄如今仍插在他前世身躯心口的古剑!

纪若尘猛然张开双眼一口鲜血喷出!这一瞬间他全身力气似乎都被抽得一干二净从椅中翻落在地不住地咳嗽着每咳一次便会喷出一小团血雾。

好不容易咳嗽稍止他伏在地上身体内新生成的骨骼每一根都在抽*动着剧痛此起彼伏层层叠叠而来。

他紧抓自己胸口大口喘息。新生成的肉身仍很脆弱远远未到凝练如玉的地步痛楚格外的清晰。不过身上再痛也压不住心底那沉于识海之下的古剑以及那片挥之不去的阴影。

“难道一剑穿心仍是不够非要斩尽轮回、方肯罢休?!”

嗤的一声响营帐中心铺放的羊皮厚毡在他指下片片破裂。

前世之身剔骨剜心已将所有能还的都还了出去自此深深沉眠再不愿触及这个问题。而重生的他更不想去理会这件事只当作一切与已无关把记忆中种种因果赶至天涯海角外埋至幽冥无尽中。却未想到今时今刻不旦尽数想起且是如此来势汹汹、如此激烈不甘!

怎可忘怎能忘?

咕的一声纪若尘生生将涌到喉头的鲜血吞了下去近乎狂乱地在内心咆哮:“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之间又有何关系?!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他强行压伏着体内狂乱奔涌的血气缓慢但坚定地撑起了身体。甫一抬头纪若尘眼帘中便映出一双雪白软靴。纪若尘方才体内天翻地覆她何时进入营帐竟然全无所察。

纪若尘立定望着触手可及的姬冰仙奇异地笑了笑道:“这个时候你来干什么?”营帐中有浓湿冰寒的杀气开始漫延。

姬冰仙隐隐透着冰蓝的双眸波澜不惊答非所问:“以前你活得很累看得出来现在你也不轻松。”

纪若尘双瞳中光芒跳动了一下隐约可见冥炎闪动他将姬冰仙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目光肆无忌惮冷笑道:“同修两种法相你难道就比我活得容易?”

姬冰仙瞳心中五色光芒一闪而过又恢复了如玄冰般的深蓝道:“是不容易而且自从遇到你之后就格外的不容易了。在与你一战之前若以修为进境而论除了本师紫微真人之外宗内诸位真人当年的进境也是远不如我。我经年独处陋室自问一颗道心已是片尘不染修至玉清大道之前自可一路勇往直前。本宗前代虽有沈伯阳惊才绝艳然他道心不若我坚定所以修到后来终于步入歧途。本来一切都可以很宁静的直到遇到了你直到输给了你。”

纪若尘仍然微笑但他唇角边依旧有未干的鲜血因此语气虽然平淡笑容却显得有些狰狞:“道心不等于修为斗法也不是只看道行高低。”

姬冰仙眉宇如古井不波道:“这些道理寻常修士都是知道的。可是在你我这类注定高居一切修道者之上的人而言控法、修为、道心本是一体何来区别?我输给了你不管以什么方式不论有什么借口便就是输了。所以自你下山之后我读遍道典想要知道输在哪里。后来我终于知道了我没有你那一往无前、甘舍一切的道心。于是我不再顾忌勇猛精进你下山后一年内我修入上清并放弃自生法相转而兼修五色石瞳与明月冰心。我本是抱着必死之心求道既然天未亡我便是要我得道。果然此次下山我又遇到了你。从看到你时我便知道你回来了虽然我并不明白你曾去了哪里又是如何回来的。不过你回来了就好。”

她娓娓道来便似是在叙述一件完全与已无关的小事可是内中凶险重重、九死一生如何形容?

纪若尘已然明白皱眉道:“你还想与我较量?”

“正是。”

纪若尘双眉一竖!他今夜心境大变本就是心烦意乱这姬冰仙又纠缠不休耐心已至此为止当下冷笑道:“你说较量就较量?”

姬冰仙瞳中升起一层湛蓝水雾淡淡地道:“你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我一日未能胜过你就一日不会放弃。”

纪若尘面罩寒霜冷冷地道:“你既然知道我已死去归来过便该明白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以前我可以手下留情这次可不会留你一条生路。”

姬冰仙淡淡一笑道:“我若怕死便不会同修两门法相了。你想杀我便不能不尽全力如此最好。”

纪若尘面色登时一寒眼光中便透出狠厉杀机来。若是初回人间时他仍秉承苍野中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做法肯定是想不也想立刻下杀手让姬冰仙求仁得仁求道得道。既然同修两种法相都死不了他不介意用山河鼎送她一程。

与济天下相处近一年时光现如今他的思量多了许多不再会总依本性随意行事。姬冰仙说起来也是来助他的而且的确是非常大的助力。他此行第一件事是除了明皇和杨妃怎能因这样一点小事就自断臂膀?

不过纪若尘此刻心境仍是凌乱起伏胸口气血仍在涌动耐心连往日的一半都不到。而且姬冰仙说得明白一日不胜就一日不肯干休他哪里受得了这种无休无止的纠缠?对于人间界的修道者来说若两人皆是天资横溢、旗鼓相当的话斗法切蹉确实是增进修为道心的一条捷径。然而纪若尘能够神游八荒又何需与人切蹉?

纪若尘哼了一声强行压下杀心回椅中坐定喝了声:“玉童!”

玉童应声而入。

她裹着一袭轻裘下面露出如玉般赤足显是在睡梦中被叫起来的。而且她根本未换衣裳只着了内裳进来肩头大腿露出大片如雪肌肤轻裘下可见薄若蝉翼的小衣显然是听得呼唤直接就冲入中军帐中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玉童在纪若尘身后立好一双凤眼不住地瞟着姬冰仙。

纪若尘向姬冰仙一指道:“她一定要与我切蹉道法很是麻烦。你给我想一个办法令她输了这次后再也不会来烦我。若能办成此事自然有你的好处。”

玉童媚眼如丝先向纪若尘望了望道:“主人您好象伤了?而且伤得很厉害?”

“嗯。”纪若尘淡淡地应了一声道:“今日道心不稳气血倒攻现在仍未恢复。”

玉童目中一亮她自然知道道心不稳、气血倒攻这八个字意味着什么一个不好那就是道行全失!或许自回人间之后这一刻方是杀他的最好机会!

纪若尘忽然盯了玉童一眼道:“想杀我就快点我今晚心情很是不好!”

玉童心中一凛几乎是下意识地道:“不敢!”话一出口玉童便知道自己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有机会脱离纪若尘了。

此刻她几乎可以断定自己道行法力已远在纪若尘之上对他的畏惧和服从却是已深深刻入骨血连半点动手的念头也不敢兴起!

她也是能决断的人物当下便抛开叛意向姬冰仙笑道:“斗法切蹉总得有点彩头要不然你输了便只是输了以后再重新来过便是这不成了市井无赖了吗?”

姬冰仙看都不看玉童只向着纪若尘道:“你此刻虽然受了伤但还能提到上清境界。我也不占你便宜四方仙甲和两种法相我都不会用只以本身修为道法与你一决高下!若我输了除了不会答应你今后不再较量之外其余任你处置!”

纪若尘闭目不语玉童知道这是让自己全权处理的意思。于是嫣然一笑拍手道:“好一个任你处置!那如果这次输了以后你还要较量的话是不是条件也和今日的一样?”

姬冰仙斩钉截铁地道:“就是这样!”

玉童娇俏地笑道:“甘为求索大道而舍却已身真是可钦可佩呀!这就叫朝闻道夕死可矣吧。可惜你永远也胜不了我家主人。这次的较量我就代主人答应下来了你若输了我家主人自然不会杀你那岂不是便宜了你?这条件嘛……”

她向姬冰仙眨了眨眼睛道:“若你输了便自己将衣服都脱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让我家主人看个明白便是这个条件!如何你赌还是不赌?”

饶是姬冰仙勘破生死也未想到会是这个条件!她性情刚烈却又极是自傲怎想得到被玉童给下了这样一个大套?可是她已放下话来要她反口不应怎舍得下脸面?

脸色阵青阵白地变幻数次后姬冰仙一咬牙喝道:“我答应了!我便不信这次仍会输给你!”

纪若尘双目低垂实则心中也有些纷乱。他找来玉童本意是以毒攻毒让那两个女人自去纠缠未曾想却是这个结果。

至于输给姬冰仙自苍野复生那一刻起他还从未败过且在纪若尘心中在这人间他绝不愿败。

玉童在纪若尘耳边低声道:“主人您如果真的不想以后有无穷无尽的麻烦那么这次收赌注的时候可是万万不能放水哦!”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也不等纪若尘回答玉童便扔下一串清脆笑声出帐而去。

中军帐中一片死寂。

良久姬冰仙面容一整周身如罩上寒霜道:“若尘兄请赐教吧。”

纪若尘轻叹一声游于四野的部分神识回归一时帐内风起云生真元也瞬间攀升至上清至仙之境。

他缓缓站起向姬冰仙道:“今日便让你知道在三清真诀之外实另有广大天地!”

一轮半掩圆月之下玉童坐在高高的旗杆横桅上以手支颌借月色望着不远处的中军大帐双脚荡啊荡的只是在想:“……嗯究竟谁会赢呢……”

月移星转……

终于中军大帐帐帘掀开姬冰仙自帐中步出足下如行云流水瞬息间已进了自己营帐。

玉童看得分明她依是那万古冰封的模样身上衣服整整齐齐与入帐时不差分毫。

“啊这样啊……那么主人到底收到了赌注没有呢?”

玉童当然不敢去问只能努力地想。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