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一 奈何途 五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一 奈何途 五
“贱人受死!”云霓又羞又怒黛眉倒竖左手一揽衣衫扯半幅道袍前襟束于后腰勉强遮住身后裸露处右手拂尘倒握以尘柄向玉童凌虚一点。但听阵阵尖啸一道灰光笔直射向玉童光柱周围盘绕着无数电火!

云霓此招一出云中雾岚和太隐真人齐齐色变。

太隐真人离得远些救之不及巨戟一划数十道锐风金气直向云霓本身袭来取的是围魏救赵之计。这些锐风又多又杂威力虽不如何强横却是片片锋利如刀片云霓如果不闪不避以硬抗至多也就是个轻重之间的皮肉之伤然而她肉身抗得住那道袍前襟可是抗不住。如果中实了太隐真人这一记恐怕整个下裳都要随风去了。太隐真人也是个行事不拘小节之人见云霓方才露体之后又羞又恼知道她面薄便出此计以求救人。谁晓得云霓左手曲指一弹布下三重灰气将太隐真人锐风挡了一挡削弱小半威力便不再理会全力催运灰光刹那间啸音大盛威力骤增!

扑扑一阵乱响太隐真人所锐风几乎悉数切到云霓身上虽是无形之气但也锋锐异常在云霓肌肤上留下数十道血痕不过也就是刚刚划破点皮肉的水平根本就无关痛痒。可是云霓用来蔽体的道袍下裳尽数化作纷飞蝴蝶净她自腰际以下的滑腻白肉尽数露了出来。

云中雾岚龙头杖起挥舞间生出数团浓雾拦在玉童身前。然而云霓这道灰芒凌厉狠辣阴损无比波数声轻响已将拦路浓雾洞穿射至玉童胸前。云中雾岚面色再变这坎汞抽离雾是她赖以保命的护身秘法没想到云霓的灰芒竟如斯厉害轻易地将之破去如若这灰芒是以她为目标促不及防之下只怕当场便是重伤。

玉童虚弱一笑早无力闪避闭目受死。

云霓灰芒出手根本无需等看结果她不再理会这边忽然回身如电般欺近太隐真人身畔丝毫不顾现今下体片缕不存妙处风光大现高抬右腿横空扫过一道如刀般的灰芒平空生成切向太隐真人腰际。云霓身材资容皆是罕见若太隐真人道心不稳生出一丝半分有意窥视风光之念怕就要被她这一记突袭腰斩!

原来云霓向玉童攻这一记本意仍是在太隐真人身上。太隐真人叱喝如雷巨戟飞舞如轮出无数黯金盾一边如电飞退这才堪堪挡住云霓的攻势然也形势堪危。云霓尸解之前道行境界便远较太隐真人为高虽然尸解后道心修为大降然数百年清修下来道行已与当年境界差相仿佛太隐真人毕竟差了年轮岁月哪里是她对手?

就在灰芒堪堪射到玉童胸前之际一只坚硬如铁、森寒若冰的臂膀拦腰将她抱住生生拉后一丈。

这只臂膀上传来的气息如此熟悉即令她安心又使得她深深震惧。玉童即惊且喜猛然张开眼睛自下而上望见的正是纪若尘那轮廓鲜明坚毅的面庞。他的神色一如往昔平静宁定中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与冰冷。

纪若尘右手平端修罗正与灰芒相持不下。玉童颤声叫道:“主人……”

云霓所灰芒至阴至寒带着无法言喻的侵蚀之力虽然早已脱离云霓之手然而象有什么无形力量在操控后劲悠长绵而不绝一波一波无穷无尽般射在修罗上激得修罗不住颤抖鸣叫那层灰色不光覆盖了修罗还逐渐蔓延延伸到了纪若尘手臂上。

然而纪若尘握矛之手始终稳若磐石。

灰芒还想顺着他手臂向上侵蚀纪若尘微皱眉头轻喝一声手臂上骤然燃起淡若无物的蓝焰不光将灰芒燃得殆尽还顺势延伸至修罗上将整个修罗都包裹在一层蓝焰之中。九幽溟炎犹不罢休顺着灰芒一路燃烧上去直至将空中余芒燃尽方才缩回修罗上吞吐不定。

云霓所灰芒最难抵挡之处便是阴损侵蚀伤人于无形无迹万难抵挡。然而若论天下至阴至寒纪若尘体内九幽溟炎实非云霓灰芒所能匹敌。相持之下灰芒即刻被燃尽。

灰芒一尽云霓即刻心有所觉回望来目光甚是怨毒更有不加掩饰的仇恨。然而纪若尘根本看都未看她一眼向怀中玉童道:“济天下那里有丹药先服一粒补气。得空后再向紫云真人讨丹。”

说话间纪若尘抱着玉童的手臂略紧了紧以示抚慰然后将玉童一掷她便轻飘飘地向济天下藏身处飘来。

如此一个妖娆美人落下济天下却后退数步说什么也不肯去接只推龙象天君出去接了。他又自怀中取出墨玉丹瓶倒粒九伤丹出来也交给龙象天君代喂。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玉童勉强抬起手臂自己取药服了方向济天下注目道:“你怕我?”

“当然不!”济天下脱口而出话一出口立刻满面悔色悄悄躲到了白虎天君身后。

既然不怕那又是为何?玉童似有三分明白了轻轻叹息一声自龙象天君怀中挣扎着落地自己寻了块地方靠石壁坐下闭上眼睛宁静将息。

纪若尘将玉童送下云霓便向他喝道:“小贼!你可知我是谁?”

纪若尘掌中修罗缓缓画个半圆在空中留下大片湛蓝尾迹久久不散。云霓的叫声虽然满山皆闻纪若尘却充耳不闻身形缓缓向天上升去他目光落处只有一个足踏三朵仙莲的吟风。

云霓身为散仙除了在吟风面前平生何尝受过此等窝囊气?就是吟风也会训斥她几句哪里象纪若尘这般根本对她视而未见如若无物?

云霓怒火勃怒意中还带着几分受吟风冷落而生的迁怒。她周身灰芒大盛便要向这不知死活的纪若尘出手。他所湛蓝冰炎虽然令云霓深为忌惮无论如何也参不透其中玄妙可是毕竟火候尚浅哪如她前前后后已修过数百年辰光?

云霓一动太隐真人便自后攻来云中雾岚更布下团团水雾占据了她周围各处要害方位。云霓怒意升腾清丽的面容已变得有些扭曲更根本不再顾及的躯体阴森森地望向这两个如附骨之疽的真人。

忽听一声尖啸云霓在空中拉出一道深灰轨迹瞬间已绕着太隐真人和云中雾岚转了十余圈手中拂尘挥出数以百计摧金裂石的金风二真人顿时陷入险境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令她狂怒的是尽管已现如此神威纪若尘仍徐徐上升并未向她投去一瞥。

青墟宫中虚罔猛然挺直身躯这个一直显得无精打彩的老道此刻气势如剑锐锋尽现!他已取剑在手身形闪处便欲向云霓战团冲去。他眼光老辣知道虚玄以一敌二虽然形势看似危急然而有仙器在手尽可支持得下去。云霓此刻已占尽上风自己再加把力推波助澜相信片刻间便可取胜太隐和云中雾岚两人一去接下来便可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道德宗!

虚罔刚出青墟护宫阵法骤听一声龙吟一道黄龙气跨越百丈直袭而来!他横剑当胸挥斩而出十丈青森剑气已将黄龙逼了回去。然而一击之下虚罔也不由得退后数丈。他心下一惊定睛望去却见面前行来的非是道德宗哪位真人而是云风。云风道人虚罔是识得的也知他是紫阳真人弟子实可说是自己晚辈三十年前还曾见过一面那时的云风不过是个木讷老实的青年道士而已。未曾想三十年后云风竟已修至如此地步已堪称敌手。

虚罔心中微生苍凉之意道德宗代代人才辈出云风之下又有姬冰仙、尚秋水等等年轻人惊才绝艳。如非天降真仙百年之后青墟宫如何可与道德宗比肩?

虚罔收拾心情举剑齐眉静心诚意决意以至刚至烈剑势一剑破敌!

见虚罔起剑之势云风面色即变然他提剑守拙以黄龙绕身护体却无分毫退后让路之意。

这一击当见生死。

恰在此时旁边不知从何行出一个面色苍白英俊妖异的青年阴森森地道:“这老家伙还是交给我吧你可不是他的对手!那个光**的老女人才配你你的黄龙剑气正好克制她还能饱一饱眼福多好的事!”

见了这青年云风神色却不见分毫轻松依旧是全副戒备只是一半是对虚罔一半是对他。

那青年盯着虚罔双瞳逐渐涌起浓浓血色伸舌不住舔着嘴唇不忘向云风讥道:“放心这种时候我是不会对你下手的。若我毙命于此岂不是正好给你们省了麻烦?”

云风欲言又止忽然取下腰间玉佩扔给了他道了声:“自己保重”便掉头向天上升去。人尚在半空一道黄龙已跨越夜天向云霓后背袭去!

那青年接住玉佩竟然怔了一怔。他如何不知这块玉佩还是云风入门时紫微掌教亲赐三十年来云风日夕祭炼实为生死关头保命的法宝怎会与了自己?

他死死握住玉佩忽然抬头盯着虚罔自体内不住涌出浓浓血气狰狞笑道:“道德宗沈伯阳今日特来取你这老杂毛狗命!”

沈伯阳虽是当面而立虚罔却觉杀机实自四方袭来不禁心下凛然所感压力比面对云风时更甚立时运起道法守紧门户。他心中隐隐有些苦未曾想道德宗出个云风不算居然还有一个沈伯阳。而青墟呢虚字辈之下何人能够独挡一面?

道德宗有若海中巨兽只有当它真被激怒破海而出时世人方知平时浮于水上的不过是庞然身躯的一小部分而已。

虽有真仙之助然与道德宗为敌究竟是祸是福?虚罔并不知道。

夜天之上诸云之端吟风足踏三朵莲花身着风云袍颈佩琉璃珠袍角两座玲珑宝塔已也完好无损。他从容立着似乎脚下青城峰巅那些生死相搏的修士都与已无关。

百丈之外苏姀新衣如雪婷婷立在云端宁定看着吟风。此时此刻这嘻笑怒骂皆由本心的十尾天狐竟是如此恬淡宁静宛若春水微波。她唇角边泛起若隐若现的微笑似乎想起了往事哪有半分与平生大敌对峙的模样。

吟风饶有兴味地看着苏姀有些想不明白她现出如此外像或许这也是某种他仍不知晓的道心境界吧。吟风虽为真仙然而却深知大道如渊越是探索便越是知晓已身微渺自己未曾听闻的法术道境该是浩如烟海。

所以吟风也不着急出手耐心等着要看看苏姀究竟会使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道法来。当日一战虽是匆忙不过他已大略了解了苏姀道行境界并不怕她飞上了天去。

哪知苏姀心中想的却是济天下告诉她的话就是拖拖到吟风党羽尽数伏诛便是大功告成。所以她起始便故弄玄虚与吟风对峙到如今。苏姀演技自非常人可比不断惑敌兼且惑已装着装着便真的想起千年前如烟往事。

那时的她很傻很天真。

纪若尘凌空步虚冉冉升起修罗上蓝焰再起笔直向空中对峙的吟风与苏姀飞去。

吟风本来八分心神在苏姀身上二分心神放在飞来石畔此刻心中忽然微微一动向下方望去便看见了蓝焰环绕的纪若尘。

吟风双瞳之中清清楚楚地倒映出升腾蓝焰他面色微变讶然道:“九幽溟炎!”

纪若尘并不作答骤然加瞬间升至云端与百丈外吟风遥相对望。他忽然仰向天深深吸一口气。这口气吸得如长鲸取水鲲鹏吞云直是无止无歇似乎诸天星辰都被纪若尘吸得向凡尘坠了一坠!

好不容易纪若尘一口气吸罢似乎一汪湖泊都被他吸入腹中身躯却未见长大。

吟风淡定立着望着纪若尘丝毫也不在乎给他时间准备。

纪若尘又轻轻呼了口气他吸气之势鲸吞风云星宿吹出的气却最多掀起几片尘埃。这口气呼尽时淡蓝色的溟炎自他体内骤然迸如一圈水波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直至百丈方止!刹那间夜天中仿如忽然多了一轮巨大之极的蓝月!

溟炎的边缘已到了吟风面前甚至有数点火星扑到了他的风云仙袍上。这几点火星虽不若米粒般大却是灼烧得嗤嗤作响顽强之极就是不肯熄灭。若非吟风身上这件风云袍用仙法祭炼过恐怕也要被烧出几个洞来。如非仙物哪怕是有道修士传承的飞剑被这么灼烧怕也要损毁少许。九幽溟炎之阴狠由是可见一斑。

自重归人间以来这尚是纪若尘初次倾力出战声势之盛不光震慑青城山数百修士就连藏于龙象白虎护翼之下的济天下也现了空中的异象。只消向夜天望去任谁都不会错过那苍茫无尽的溟炎哪怕是凡人也不例外。

济天下一看清是纪若尘登时顿足恨道:“主公身为三军主帅岂可以身犯险?唉你这样冒险不打紧可惜了我那神机鬼谋。罢了眼下也只得如此了。龙象!峰上情形如何了?”

龙象天君正捧了自制千里仙缘镜向峰顶夜天看个不休闻听济天下叫唤立刻跑了过来将峰顶夜天数处战况一一讲给济天下听。龙象道行本高又有千里仙缘镜虽不能说真的看个千里但百里内事无巨细都可看得明白。济天下不过肉眼凡胎在这子夜时分能看出去数丈已算眼力好了哪看得清修士斗法仙妖大战?是以各处战况均要龙象看了再说与他听。

济天下只略一沉吟便向白虎天君吩咐下去。白虎天君自怀中取出一块白玉牌以指代笔运起真元在白玉牌上龙飞凤舞地书写起来。

西京子夜。大明宫中万籁俱寂不见星点***。一间冷清偏殿中盘膝吐纳的姬冰仙忽而张开了双眼。她面前放着块玉牌与白虎手中式样一模一样只是大上了许多。玉牌上字迹滚滚而下姬冰仙一目十行扫过便起身出殿。

殿门外水桥边是整片青石铺就的广场乃是大典时明皇阅军所在。此刻广场上黑压压地坐满妖卒怕不是有数万之众。

姬冰仙走出殿门时数万妖卒似乎冥冥中得了指令一齐站起!

青城之巅纪若尘双目徐开漫天溟炎刹那间倒卷而回悉数被他吸入体内。原本涛涛气势瞬息间消得干干净净任谁来看恐怕都会觉得纪若尘不过是个毫无道行、普普通通的一介凡人而已甚而他双瞳深处常年不熄的蓝炎也消得无影无踪。

此时此刻吟风方有了三分郑重之意道:“果然是九幽传人方才是我有所失礼了。”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