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天穹小说网
章二 终不怨 四_尘缘_天穹小说网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尘缘 > 章二 终不怨 四
桁先大手一摆道:“何必多礼?巡界使此番在人间经历百世轮回想必仙品功德大有进益重登仙界后该当另有重用仙藉升迁不在话下。来人给巡界使看座!”

桁先一声令下便有十六名亲兵自两旁上前数步取背后大旗挥舞片片祥云雾蔼自旗面上不住挥出顷刻间幻化成一座青玉作底琉璃为瓦四柱盘龙彩凤雕栏的高台又有白玉长阶生成一路延伸至吟风面前。高台正中早有亲兵以祥云化成诸天升平宝椅椅背以三柱青金为梁正是三品仙座的标志。

桁先先在仙座上坐定于他侧下方又幻出一个仙座以紫风精铜为背梁却是个四品仙座。

吟风此时神识尽复仙界的规矩自然晓得于是拾级而上立在桁先面前却不肯就座道:“罪臣谢过桁先将军。可是即使罪臣重返仙界再录仙藉这座位却也不是罪臣能够坐得的还请桁先将军换过吧!”

桁先笑了笑道:“这张椅子巡界使却是大可坐得。等巡界使重返仙界定然会委以重用我带来的这张椅子到时候只怕还不够巡界使坐的。本将军素来谨慎小心既然敢带下来这四品仙椅当然是有十分把握且是有天君提点过的。不然的话以吾区区一个三品将军如何敢私授四品仙位?”

吟风未再推辞在四品仙椅上端然坐了然而他面上并无多少喜色又问道:“吟风不过一介下仙何敢劳动桁先将军仙驾?不知将军此次下界还有何贵干?是否有用得上吟风之处?吟风不才轮回百世后于这人间界也多少略知一二可以略尽绵力。”

桁先望着吟风笑得有些奇异道:“不瞒你说本将军此番带兵下界主要就是为了帮助巡界使了却百世尘缘。”

吟风大吃一惊他可是知道要令仙将天兵在人间现身需要付出何等代价别说区区一个五品仙就是二品巡天真君下界轮回也用不着这许多仙将天兵护卫何况是独自镇守一天的三品将军领军?怕是只有一品天君抑或只有四大品天君方能有此等待遇。然而无论天君还是大天君又怎可能被贬下界?

吟风当即起身道:“桁先将军说笑了!吟风何德何能敢劳将军仙驾?”

桁先摇了摇头道:“本将军率本部三千天兵下界所费多少想必巡界使也是清楚的。老实说本将军也想不明白助巡界使飞长中何以需要天兵下界。不过大罗天君既然颁下令来想必自有深意。我等仙品不够不能上体天机也是正常的巡界使倒不必惊慌。言归正传巡界使百世轮回已满却迟迟未能飞升尘世间必是有些阻碍可否详细道来看本将军是否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话已至此吟风心下多少有些明白了。桁先品秩远过吟风却是如此客气想必就是因为大罗天君这道仙令。要调仙将天兵下界必是要知会仙帝的。而桁先乃是三品仙将下界的又是三千天兵更需仙帝肯方可成行。所以推测起来更应是仙帝授意大罗天君代传帝命方会有桁先与三千天兵的下界。若是如此受到仙帝如此垂青那么吟风回归仙界后仙品当不止于四品。想来是因为这个缘故桁先才会对吟风如此客气。

既然桁先已经如是说了吟风便也不再客气略一沉吟便道:“千年前罪臣受贬下界的缘由桁先将军想必是清楚的。现在却是有个麻烦还望将军相助。顾清即是青石所化今世修行也是一路平坦目前已修得七瓣莲开的地步。然而在此之后她修炼多日却怎都过不了最后一关。我尚未经历天雷劫火还是**凡胎看不透仙莲不拢的缘由。桁先将军乃是真身下界不受此间凡尘蒙蔽应可看得明白究竟是何原因使得她最后一关不得圆满。”

桁先奇道:“巡界使玉胎仙云测算天机精准奇妙本将军在仙界亦是久有所闻怎会测不准区区一块青石的格局?”

吟风苦笑道:“不瞒将军于这人世间事我是屡测不准不知是否是身在局中的缘故。现在我早就不再运使玉胎仙云妄测天机了即使测了也多半无用。”

桁先吃了一惊道:“你居然也测不准天机,这却是为何?玉胎仙云岂同寻常仙法又怎会有身在局中这类限制?”

吟风摇头叹道:“具体情由我神通有限实是不知。”

桁先目运神芒向吟风看去片刻后始有凝重之色点头道:“巡界使仙法高强本将军早有闻名今日见了却是更有精进。如此仙术仍测不准这世间之事内中必有原因看来轻忽不得。也罢即是如此我等便当以稳重为先。本将军先行看看那块青石吧。”

吟风点了点头也不起身袍袖一拂飞来石即从远飞近稳稳停落在云蔼高台之上。高台自行扩张数倍将若大个飞来石轻轻托住。桁先与吟风的仙座则自行升起略高于飞来石顶便即停稳不高不低刚好能让桁先与吟风可以俯视依旧在死关中的顾清而桁先又比吟风高了一线。高台扩张、仙椅升空实际上桁先或吟风即未下令也没动念纯是自行为之又恰到好处实是深具灵性。

仙将天兵下凡于细微处见手笔随便一台两椅便将人间不知多少法宝比了下去。

桁先端然坐定体内仙力暗转双目中喷出数尺长的明黄天火目力逐层穿破包裹着顾清的氤氲紫气直指本源道心。在桁先眼中此时的顾清就是一方浮空旋转的青石石心中有一朵七瓣紫莲莲周天火熊熊不住炙炼着紫莲。然而莲心中似有道无形力量周而复始徘徊不去不断撑开莲瓣不使合拢更不令紫莲复合成金丹。

桁先乃是仙躯神眼不受这世间拘束一望之下心中已有些明白当下笑道:“这方顽石看来于此间倒还有些牵绊未了。不过这是小事就让本将军为她除了这点俗缘吧免得误了巡界使飞升。”

吟风听得顾清飞升在望心下大喜当下施礼道:“如此有劳将军了!”

桁先笑道:“举手之劳好说好说!”

客套完毕桁先左手掐个仙诀凝神运力忽然大喝一声“咄”!这一声喝直将百里天穹震得裂痕处处天裂处不断漏下玉明天火而苍穹下昆仑震动宛若地已裂天将开!

桁先双目天火喷出丈许远近仙力勃顾清上空立时多出朵七色彩云来云中降下金雨无数悉数融入氤氲紫气之中。于是青石石心处天火骤得仙力之助登时烧得熊熊烈烈!

七瓣紫莲震颤不已苦撑多日之后终耐不住凶猛天火缓缓收拢莲瓣。

在桁先、吟风及三千天兵之前氤氲紫气汹涌颤动直扩至十丈方圆忽然自紫气中升起座七层玲珑宝塔又自塔中喷出千朵莲花洋洋洒洒纷落如雨瞬息间便令桁先与一众天兵看得目瞪口呆!

氤氲紫气忽然收尽现出了端然盘坐、五心向天的顾清来。她双目徐开凌烟尘、蹈虚空长身而起抖一抖身上青衫弹落俗缘无数然后顶心中一道青气油然而生直冲凌宵于九天处化成千朵丈许大小青莲方缓缓化云散去。

至此顾清终修至紫莲化尽、金丹浑圆的至境百世尘缘行将了结!

桁先好不容易将郁结在胸中的一口仙气喷将出来叹道:“好一块仙石!看来她仙藉品秩当不在你我之下。再过得一会天劫来时便该有天女铺路、瑞鹤来迎了。”

顾清双眼淡然如水环顾一周已将大千世界收于眼底前尘往事尽上心头。待看到桁先、吟风与三千天兵时顾清若有所思然而转眼之间她便似明白了什么又变成昔日那恍若与天地一体的淡漠。

一如她初上西玄之时。

在这百世轮回行将功德圆满之际吟风本该是满心欢喜然而不知为何他面上并无分毫喜色反而略皱剑眉眉宇间隐现忧色。

桁先也有些愕然仰望天再看看顾清如此周而复始地看了三四遍面色越来越是古怪。本来昆仑之上层云密布登天台正上方云层已初显赤红这是天劫将至劫火初生之相。然而随着顾清气质转化空中的劫云竟尔渐渐散了!

桁先仙躯神眼早看出顾清本相青石之中一颗金丹正不住幻化成一尊玲珑宝塔再化成千朵莲花洒落复又归为一颗金丹。这正是极高仙品的征兆按理说早该羽化飞升怎地反而劫云都不见了?桁先心中暗暗有些尴尬未曾想初次下界未及立威就遇上了这等棘手之事让他这个三品仙将如何下得了台?

桁先凝定心神仙力运转神目再次向顾清扫了过去要找出她不得飞升的关键。这么一望之下桁先果然有所现于是喝道:“原来如此!你那点俗缘仍是未了自然不得飞升。”

桁先这么一喝顾清双眸中的淡漠化开少许望向桁先问道:“这位是……”

吟风道:“这位乃是仙界太明玉完天抚境将军桁先。”

顾清略施一礼依是淡淡地道:“原来是桁先将军顾清方才失礼了。”

依仙界规矩顾清不管显化何等异象、将来能获几等仙位此刻都仍属未入仙藉的凡身。她这样只是略施薄礼桁先面色登时就有些不太好看不过他念及顾清本是灵石脱胎而成不懂仙界规矩也属正常也就强忍着没有作只是道:“本将军率本部三千天兵下界多留一刻便是多耗费许多。因此事不宜迟本将军就先助你了结未尽俗缘飞升回归仙界、重列仙班方是正事。”

顾清问道:“未知桁先将军准备如何助我了结俗缘呢?”

“此事实也简单!”桁先一抖掌中镏金钺道:“本将军此次下界特意推来了太明玉完天镇天至宝玉罗丹丘钺。本将军已经察知牵扯你不得飞升之人身具九幽之力很是有些麻烦只可惜修炼时日尚短眼下倒还不成气候难与我等上仙相提并论。你只消将他的名字说与我听本将军即可令他灰飞烟灭!”

顾清淡然一笑道:“即是我的俗缘那还是我自行解决吧不敢有劳将军。”

桁先先是一怔随后面色一沉道:“这是什么话!本将军与三千天兵在下界多呆一刻仙界也会消耗不菲岂能因你一个就在此多有逗留真是不知轻重!将他名字报来本将军办完这趟差事也好早回太明玉完天去。”

顾清仍是摇了摇头淡道:“尘世有句俗话叫解铃还需系铃人所以还是不要劳动将军大驾为是。”

桁先默然不语双目天火又熊熊而起眉心处更是亮起一道火线向外喷吐出明黄色的天火。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顾清仙力如潮不住扫过她的身体、神识探寻着过往未来。

顾清方自功行圆满未经天劫仍是**凡胎天火沐身实是痛苦难当。但她坦然受之即不隐瞒也不抵抗。

吟风双眉紧锁忽然道:“罪臣知晓那人是谁此人姓纪名若尘身怀九幽之火刻下应仍在这世间。”

这一刹那顾清与桁先的目光皆落在吟风身上。顾清目光虽如初见时的淡漠然而吟风却觉似是两道火流落在自己身上灼得心头嗤嗤作响。吟风心中一颤然而心中隐隐然已有预见是以仍沉定自如并不理会顾清。

桁先赤红的双眉渐渐锁起眉心火线中天火更是喷得火生一尺语声中已显威严:“巡界使大人本将军当然知晓那人姓甚名谁还需你提醒吗?巡界使镇守四境已久岂会连这点关节都不知道?只有她自己报出纪若尘名号来方可凭藉这点俗缘动仙法。那纪若尘是否在人间也不重要无论他在哪一界本将军玉罗丹丘钺所欲界不灭雷都可将他即刻化为灰烬。这其中关节巡界使都该知晓的却仍如此说可是明着在欺本将军无知吗?!还是巡界使以为你等二人羽化飞升、重列仙班后品阶大进可不将本将军以及大罗天君放在眼里了?!”

吟风叹了口气桁先所说关节他如何不知只是藉了万一的希望而已。

他望向顾清叹道:“桁先将军所言你也都听到了。尘缘百世不过春梦一场如今你灵识尽复前世今生也该当如水流花谢尽复东流。百世轮回便只在今朝圆满了将他的名字告诉桁先将军吧这已不再是你我之事而是牵涉甚广的大事。认真说起来我这已是一百零一世的轮回却已过了当日下界时的罪罚重返仙界后尚不知有何结果会牵累到几位神仙。所以眼下实不宜再多生波折。”

顾清望向吟风眼中淡漠消去终于道:“我已负过他一回不愿再负他一次所以这个名字我是不会说的。你且先回仙界吧。”

“那你怎么办!”吟风霍然站起双眉倒竖!

顾清从容道:“我本就是一方顽石从未入过仙藉。待了却这段尘缘或许百十年后再重行飞升吧。”

“一派胡言!”不待吟风开口桁先便怒斥道:“你当仙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现在本将军就与你明言你今日牵挂尘缘不肯羽化飞升即是头等大罪还敢妄想百十年后重新飞升?这等大罪认真论罚即使你在人间躲着每隔十年也会有天雷轰顶总要将你化为飞灰连冥府阴土也不得去才算完结!只是本将军素来留有一线生机念你成型不易又受了百世轮回劫难只消你现在将他的名字说出来本将军便可当什么都没有生过。你可听明白了?”

顾清微笑道:“将军有心顾清自然明白只不过……”

她话未说完吟风当即断喝道:“百世轮回与一世尘缘孰轻孰重你难道连这分不清楚吗?!”

顾清不答而是望向云天相接处在那里群山莽莽穹庐苍苍浑成一体再也难分彼此。

吟风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她如果分得清楚恐怕早就完成轮回羽化飞升了还需要等到今天?

吟风未及再劝忽然九天之上落下数道金灿灿的电火与吟风惯常召唤的紫火天雷大为不同。天雷一落即刻化成碗口粗细、金光湛然的锁链层层套在顾清身上将她凌空提起。空中电火不断又化成数丈粗细、百丈高九条金龙盘绕的圆柱锁链响处顾清已被缚在了巨柱上。

顾清刚自死关中出来元气未复法力较桁先实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她似乎根本就不想抵抗任桁先将自己锁在圆柱上。锁链以及圆柱皆是太明玉完天天火劫雷所化看似冰冷凝聚实则灼热无比直可化铁熔铜。

尽管身躯被锁链圆柱灼得嗤嗤生烟顾清的淡定漠然却未有分毫变化她缓缓闭上双眼根本不再向桁先与吟风望上一望。

“顽石你可知罪?”桁先厉声喝道其音如雷轰轰隆隆的响遍数百里群山。

顾清淡然道:“我做我当做之事何罪之有?”

此言一出桁先怒意大盛吟风也是面色惨淡。

仙界大律逆天乃是头等大罪。顾清百世轮回已满飞升在即又有仙将桁先下界助她过了最后一关然她却不愿舍弃最后一点尘缘不肯飞升实是违逆了仙帝当日所颁下的百世轮回仙旨而且牵尘缘舍仙机更是其心可诛。

违逆仙旨罪同逆天。

特别是桁先在场更坐实了顾清抗旨不遵的大罪休说一个吟风就是大罗天君在此恐怕也救不得顾清。

果然桁先喝道:“即然你执迷不悟本将军即代天行刑!从今以后诸界诸天再无你这块顽石!”

桁先即将玉罗丹丘钺高高举起大喝一声钺端射出道道金光幻化成一柄巨大金钺向圆柱上的顾清激射而去!

顾清不见不闻从容待死。

其实被太明玉完天火燃烧到现在即使桁先不此钺再过片刻顾清也将烟消云散。若到那时该无人知晓自入死关之后她心中所思所想究竟是些什么。

忽听呛啷一声响彻天地的金铁交击之音数百名天兵竟被震得站立不稳从云端摔下桁先也觉足下云台一晃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他忙放眼望去却见一柄晶光灿然的仙剑横空而出架住了他所金钺!根本不用看使剑之人单看古拙的剑身、浮空而起的淡淡紫炎桁先便知这是吟风昔日威震玄荒的定天剑!

他又惊又怒戕指喝道:“吟风!你好大胆!竟敢拦阻本将军代天行刑这可是逆天大罪当清退仙藉坠入俱灭虚空永世不得生你……你可知晓!?”

桁先身躯明黄天火熊熊而起心下竟有些惴惴不安。吟风出任巡界使已久又怎会不知这些?

吟风手臂一震定天剑出一声悠长龙吟剑身紫焰大盛已化作丈许长的巨剑剑锋轻轻一震一拖已将金钺击成大蓬金焰。金钺一毁桁先掌中玉罗丹丘钺登时震动不休竟尔现出数道裂缝来。

吟风转过头来冷笑双目尽紫。

“紫火天瞳!”桁先大叫一声已略有惊慌之意指着吟风叫道:“你你竟已修成了天书第七卷?不过本将军可是有本部三千天兵在此你即算天书大成又能如何?本将军回归仙界后自有天君来处置你等!”

吟风笑了笑得竟然有些狰狞猛然喝道:“桁先!你还回得去吗?”

吟风顿足踏足处虽是虚空却震得巍巍昆仑一阵颤栗!群山颤抖间他已飞身而起挟万钧之势向桁先当头压下!

桁先早舍了云台仙椅足下金云涌动一边向登天台飞退一边举玉罗丹丘钺向吟风刺去。两边早抢上八名太明玉完天仙将各持仙兵齐齐向吟风刺来。只消将吟风挡上一挡桁先便可退回登天台上重返仙界。

出乎桁先意料玉罗丹丘钺竟毫无滞碍地穿过吟风胸膛八名仙将的兵刃也一齐刺入吟风体内!

吟风毫不抵抗竟以肉身在仙兵上滑行而后丈二定天剑当空横斩已将惊骇绝伦的桁先枭!

吟风手腕一翻定天剑环行一周再将插入体内的仙兵尽数斩断。

此时桁先高高飞在半空的头颅须眉皆张吼声如雷:“吟风!你擅杀天将自绝仙路必永坠无尽虚空!!”

吟风凌空而立周身浴血遍插刀枪看上去随时都会魂飞魄散然而威严所至却慑得三千天兵不敢稍动!

定天剑缓缓升起指向三千已是不知所措的天兵。

“今日尔等一个也休想回去!”

于是巍巍昆仑上血染碧空。

又是呛啷数声定天剑凌空斩落太明玉完天火所化的锁链断成数截通天九龙柱也中分而裂。

顾清已被天火灼得昏迷不醒她宛若秋叶徐徐飘落。

吟风左手接住顾清右手提着定天剑凝立空中举目四顾却见关山万里、神州茫茫天地虽大诸界虽广他却又该向何处去?

正思量间猛然间一股金火自胸内涌上吟风再也压制不住体内***不休的太明玉完天火双目中紫炎散尽晃了一晃十指渐松顾清与定天剑先后滑落然后他双眼渐渐垂下也自空中栽落。

千里昆仑似是拂过一声轻轻叹息。

有如冰五指轻轻握住了定天剑剑柄那暗淡无光的剑锋此刻距离山石已不过数寸。又有一只纤手接住了吟风已被鲜血浸透的身躯不使他坠落凡尘。

顾清反手将定天剑插在背后双手横抱吟风踏风而起升至云天一线处方始立定。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她也举目四顾同样望见了万里关山、苍茫神州可天地间若大的一个世界却有何处可依?
澳门网上顶级在线博彩正规网站-澳门顶级博彩公司线上网址-澳门正规顶级博彩公司-《元尊》是网络大神作家天蚕土豆继大主宰之后的全新力作新书,喜欢天蚕土豆和元尊的有条件的书友可以去首发平台投票支持。天穹小说网为喜欢天蚕土豆的书友提供元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和TXT下载。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这是气掌乾坤的世界,磅礴宏伟,一气可搬山,可倒海,可翻天,可掌阴阳乾坤